秦腔戏曲大全-秦腔视频-秦腔下载-秦腔商芳会

谈肖派唱腔艺术的独特魅力

2013-06-18 10:15 来源: 秦腔戏曲网 浏览: 我要评论 字号:

摘要: 秦腔,作为我国梆子腔系的典型代表剧种之一,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有其辉煌的年代,也有其低估的时期,无论是在辉煌年代还是在低估时期,人们对秦腔向 来持有两种不同的看法。一部分人看来,秦腔历史悠久,不仅是陕西的主要剧种之一,而且是梆子腔系的典型代表剧种,被称之为...

肖派秦腔,作为我国梆子腔系的典型代表剧种之一,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有其辉煌的年代,也有其低估的时期,无论是在辉煌年代还是在低估时期,人们对秦腔向 来持有两种不同的看法。一部分人看来,秦腔历史悠久,不仅是陕西的主要剧种之一,而且是梆子腔系的典型代表剧种,被称之为梆子腔之鼻祖。尤其是它那高亢激 越的旋律,质朴纯正的韵味,丰富完整的板式,于欢、苦两条不同色彩旋律的对比及易变的调性和整、散节奏上的交织等,无不显示出它的艺术魅力。所以,这部分 人常常以它为荣且深感自豪;另一部分人看来,认为秦腔慷慨激越有余,细腻柔和不够,好多演员在对角色的扮演、体会上不从剧情及人物的感情出发,特别表现在 唱腔上,只求音力的暴大,不讲究咬字、吐字、韵味的纯正及演唱技巧,观众的掌声不出来,拖腔永远不作结算。其结果将旦角唱成了女花脸,那怪有人说,你要是 不听话,我就给你放秦腔。这部分人的看法,不能不引起我们的重视。

提起肖若兰老师的名字,谁也不会陌生,可以说在西北五省,特别是在广大秦腔戏迷中家喻户晓、人人皆知、凡是看过西安易俗社演出的秦腔 《游龟山》、《双锦衣》、《三滴血》、《于无声处》等戏的人,时常会将剧中人胡凤莲、姜琴秋、李晚春、周秀英的名字同她连在一起,人们之所以这样敬重她、爱戴她,是被她所扮演的每一个角色所感染和打动,尤其是被她那质朴无华的演唱,极具纯真的韵味,以情带声、声出于情的超强感染力以及委婉细腻、悦耳动听的旋律所陶醉,给人以极美的艺术享受。

居钟的个性特征与地域文化、民间音乐等有着直接的关系。对于一个演员来说,同样要有自己的个性特征,这个特征的感念或者称它为范围是较为广泛的,但最具特点的、最能征服观众的我以为应是唱腔上的具体表现,即行腔生的独特韵味和润腔上的高难技巧。一个流派的形成和产生要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每当人们说到流派时,常常以京剧的四大名旦作为话题,因为在戏曲艺术中,流派的出现,京剧应该是最早的,当人们通过收音机欣赏某一演员所表演的剧目时,是无法看到表演的,而是通过声音(唱腔)进行辨认,这说明声腔是确立流派、区分流派的主要标志之一,在秦腔众多的流派中,肖派是大家公认的典型流派的代表。

著名秦腔表演艺术家肖派创始人肖若兰老师一生所演过许多让人难以忘怀的拿手好戏,其中《藏舟》《双锦衣》《于无声处》等最具有代表性。那么肖若兰老师在唱腔艺术上的独特魅力究竟表现在什么地方?我以为关键在情与声的互动上,特别是对同一行当不同角色的把握上等,其分寸掌握得要恰到好处。

恩师肖若兰出身于梨园世家,祖父本身就是唱皮影戏的,父亲是易俗社第九期学员,主工青衣,受家庭影响,恩师坚定信念,要在秦腔艺术道路上施展自己的才华。她曾受到李正敏、王天民、何振中等诸多老一辈艺术家的指导和培养,使她在秦腔艺术道路上,尤其在唱腔艺术上独领风骚,自成一派。

《藏舟》系《游龟山》本戏那个的一折,肖老师一生中演出了无数场,使几辈人常看常新,时看时新。对艺术的执著追究是每个艺术家必具的基础,而在这方面,恰恰正是恩师的长处。我在跟从恩师学习的十几余年中,她的一举一动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中。她对人物的理解,性格的把握,情节的处理,特别是在唱腔上的行腔、润腔、吐字、咬字、气息的运用、情感交织的变化等是常人难以做到的。

“耳听得桥楼上二更四点”这段唱是《藏舟》中胡凤莲的重点唱段,该唱段在情绪上以叙事性为主,兼有抒情的成分,整个唱腔在旋律色彩上运用苦音音调,采用单一板式苦音二六板完成。长达数十句的唱腔,用单一板式要完成是有一定难度的,肖老师硬是凭借着自己扎实的基本功和超群的高难度演唱技能,通过速度的变化,强、弱的对比,情感的交织,声音的控制,拖腔的变化,润腔的处理以及上挑下滑,收放有序,尤其是充分发挥自己擅长的鼻腔共鸣,将一个弱女子胡凤莲此时的内心世界表现的淋漓尽致。

就《藏舟》这出戏来说,它是发生在半夜时间,地点为江心船舱,传达一对青年男女的互为感激之情,直到后边的爱慕之情。肖若兰老师凭借自己超强的理解能力,紧紧抓住胡凤莲此事时的内心思想感情,首句唱“耳听得谯楼上二更四点”不求得亮度,几乎在朦胧的演唱,无论从音色的对比上、情感的处理上,音量的控制上,都给人一种诗画般的意境,观众不由得跟着她的演唱进入剧情。首句唱的前两个子“耳听”在演唱上运用先滑后再回握,尤其是“听”后字回握再上挑,直到“四点”二字的鼻音拖腔,此句完满做结,这一巧妙而又自然的处理,每每演出,剧场内均报以雷鸣般的掌声。当凤莲看到父亲胡彦的尸体和为救父亲失手打死帅府公子的相公田玉川均在船舱,此时的胡凤莲不知道做什么,所以紧着着第二句唱词为“小舟内难坏我胡女凤莲”,其演唱情绪依然在朦胧、自言自语、不知所措中进行。第三句“哭了声老爹爹儿难得见”又是一次闪光的亮点,在“难”字的处理上,采用回挑式的演唱,加之“儿难得见”后的别致拖腔,使天生的。超群的鼻腔共鸣的运用得以自如的发挥,这种利用鼻腔的共鸣和别致的拖腔正是肖派唱腔艺术常常使人陶醉的原因。艺术的独到之处,不仅仅局限于唱腔高超、娴熟的演唱技巧上,还在于她各个方面的知识积累。如果说嗓音条件和演唱技巧是每个演唱者必备的基本,那么理解词义、剖析剧情、分析掌握人物性格就成为了唱腔成功的催化剂,这点仍是肖若兰老师的强项。她虽没有上过中学、大学,甚至连小学都没有读完,但分析、理解角色的能力、把握人物性格的变化的能力,是一般人难以做到的。当胡凤莲看到父亲胡彦血淋淋的尸首已在船舱,不能复生,独身一人的弱女子靠谁照管,忽然间又看见为搭救父亲抱打不平的田公子,顿时仿佛又看到了光明,并对田公子产生了爱慕之情,此时间情绪得以转变,唱到“假若还我与他结为亲眷,女孩儿到后来我好将身安”其特点和巧妙之处在于,首先将节奏放慢,使之与前面形成鲜明对比,其二声音上不要求亮度,其三音量上得以控制,以收为主,其四在富有弹性的轻声中弱唱,此刻,将人物复杂多变的情绪推到极致,说起了简单,看起来容易,但并非一般演员都能做得到。类似这方面的例子举不胜举。

恩师的戏路很宽,除传统戏外,现代戏也有非凡的造诣。如大家熟悉的《于无声处》就是一个最为典型的实例。无论是省、市举办的各类秦腔演唱大赛,“你可知是谁把你害”这段唱的演唱频率极高,充分说明这段唱在社会上的反响是十分强烈的,已是家喻户晓,无论是再也演员还是非专业演员已把她作为教课书。这里特别要说明的是,肖若兰老师的唱腔之所以有自己独到之处,之所以委婉细腻、刚柔相济、悦耳动听、耐人寻味,除了她高超、娴熟的演唱技巧,把传统戏曲的演唱和科学的发声方法结合以及超强的理解、分析能力外,还在于她对唱腔的二度创作。尤其是20世纪60年代后的创新音乐,一般均由专业作者设计,给演员很少留有发挥的空间,结果,多数演员只是按照曲作者设计的唱腔去学,有些是成功的,有些却需要演员根据自己的嗓音条件进行适当加工和调整。如《于无声处》中“你可知是谁把你害”这段唱,是由著名板胡演奏家、作曲家卢东升老师精心设计创作的,然而肖若兰老师在演唱时,根据自己的嗓音条件和演唱风格、特点进行了适当的微调,使得这段唱锦上添花,早已成为秦腔艺术宝库中一颗璀璨的明珠。

肖派唱腔艺术的独特魅力基于多方面的原因,并非单线条。恩师尽管离开我们已经多年,但她给我们留下的艺术财富却是永恒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肖派艺术定会绽放出更加夺目的光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