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腔戏曲大全-秦腔视频-秦腔下载-秦腔商芳会

秦腔《五典坡.三击掌》 全折剧本唱词

2013-07-07 09:51 来源: 秦腔戏曲网 浏览: 我要评论 字号:

摘要: 《五典坡.三击掌》(全折)——(李正敏 刘易平 版)  王  允(白):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发芽。 王宝钏(白):哎咳!栋梁自古多贫困,绣球打中意中人。爹爹万福! 王  允(白):少礼,坐下! 王宝钏(白):孩儿谢坐!爹爹,唤孩儿到来,有何教训? 王 ...

三击掌《五典坡.三击掌》(全折)——(李正敏 刘易平 版)

 王  允(白):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发芽。

王宝钏(白):哎咳!栋梁自古多贫困,绣球打中意中人。爹爹万福!

王  允(白):少礼,坐下!

王宝钏(白):孩儿谢坐!爹爹,唤孩儿到来,有何教训?

王  允(白):儿啊,新科状元出在晋省安邑县,姓李名应魁,才貌双全。父想留他

            以在相府招赘,岂不甚好?

王宝钏(白):爹爹之言,儿我实难从命啊!

王  允(白):蠢才大胆了!

      (唱):骂一声蠢才好大胆,

            不尊父命汝欺天。

            为父我在朝官颇显,

            所生你姐妹无一男。

            你大姐身配苏官宦,

            你二姐又配魏佐参。

            唯有你蠢才年纪小,

            许下飘彩大街前。

            王孙公子有千万,

            为什么单打薛平男?

            状元出在安邑县,

            父留他相府招姻缘。

            席棚听了为父劝,

            荣华富贵在眼前。

            倘若还不听父相劝,

            悔前容易(白)儿啊!(唱)你后悔难。

王宝钏(白):噢!

      (唱):老爹爹不要那样想,

            有平贵儿不要状元郎。

            有几辈古人对父讲,

            老爹爹耐烦听心上。

            姜子牙钓鱼渭河上,

            孔夫子在陈曾绝粮。

            韩信讨食拜了将,

            百里奚给人放过羊。

            似这些名人名将名士名相一个一个人夸奖,

            哪一个他中过状元郎?

            老爹爹莫把穷人太小量,

            多少贫贱作栋梁?

王  允(唱):我儿莫把古人论,

            千金女怎配讨膳人?

            自古道门当户对结秦晋,

            三从四德理应遵。

王宝钏(唱):说什么三从四德古人训,

            儿飘彩并非试爹心。

            堂堂相府若失信,

            老爹爹以后怎见人?

王  允(唱):讨饭人哪有义和信?

            同他结亲万不能。

王宝钏(唱):以官携势你欺贫困,

            嫌贫爱富昧婚姻。

            说什么义呀似什么信,

            老爹爹还得再思忖。

王  允(唱):莫非你贪爱薛平贵?

王宝钏(唱):遵命飘彩选郎君。

王  允(唱):父命你把状元配,

王宝钏(唱):难道说平贵不是人?

王  允(唱):悔了绣球听父训,

王宝钏(唱):儿不是嫌贫爱富人。

王允  (唱):要悔要悔实要悔,

王宝钏(唱):不能不能万不能。

王  允(白):蠢才!

      (唱):老夫的言语全不听,

            句句叮得我心疼,

            席棚不遵为父命,

            两件宝衣款席棚。

      (白):丫环院子!

丫环院子(白):有!

王  允(白):扯定你家三姑娘,将两件宝衣与我款下。

王宝钏(白):你们谁敢来?你们谁敢来?哼!爹爹呀啊哈爹爹,孩儿不过为了不忘父母劬劳之恩,并非贪图这两件宝物。爹爹既然绝情,儿就是脱衣露体,有什么要紧?

      (唱):我并非爱你两件宝,

            又何必把丫环院子劳?

            上款日月龙凤袄,

            下脱飞凤裙一条。

            两件宝衣儿不要,

            辜负了嫌贫爱富老年高。

王  允(白):为父不过上气之说,你竟然将两件宝衣款下!为父我要它何用? 说是你个蠢才拿去穿去!

王宝钏(白):儿我也不穿了!

      (唱):此间不和父讲话,

            把此事先禀年迈妈。

王  允(白):哪里去?

王宝钏(白):回上相府拜别我娘啊!

王  允(白):哼,哼哼哼哼!你母乃是圣上封过一品诰命夫人,父命你见,你才能见;父不命你见,你如何样得见?丫环院子!

丫环院子:(白)有!

王  允(白):哪个放进你家三姑娘,砸坏你们的孤拐!  (秦腔戏曲网)

王宝钏(白):儿我也不去了!

      (唱):王宝钏来怒生嗔,

            一死不进相府门。

王  允(唱):父死不见你蠢才面,

王宝钏(唱):儿死不见老父亲。

王  允(唱):倘若谁将谁来见?

王宝钏(唱):将双目剜在地阳春。

王  允(唱):你说此话父不信,

王宝钏(唱):如不然打一打儿的手心。

王  允(白):噢,啊,你我击掌何妨?我来咧!

王宝钏(白):你我击掌何妨?爹爹你向哪里去呀?

王  允(白):回上相府!

王宝钏(白):莫非你反悔呀?

王  允(白):蠢才,你不要克父无奈!

王宝钏(白):儿我一死也不悔呀!

王  允(白):哎嘿!

王宝钏、王允(白): 说是罢~~罢~~~罢!

丫环院子(白): 使不得!

王宝钏(唱): 三击掌绝了父女情,

丫  环(白): 姑娘醒得!

王宝钏(唱): 忽听得耳边人唤声。

丫  环(白): 姑娘醒得!

王宝钏(唱): 猛然间睁眼来观定,

丫  环(白): 姑娘醒得!

王宝钏(白): 哎,不好了!

      (唱): 丫环院子两泪涌。

            望相府拜娘亲血泪伤痛,

            拜爹爹我还要问他几声。

            你嫌贫爱富心肠硬,

            立逼你儿离门庭。

            亲生骨肉你不为重,

            贪富贵逼你儿你太得绝情。

      (白): 怎么说?

      (唱): 问得爹爹无言应,

            剜心割肉出席棚。

丫  环(白): 三姑娘向哪里去?

王宝钏(白): 奔上城南,找寻我讨膳的丈夫!爹爹呀,你将儿望得一眼,儿我就去了!为何不言?为何不语?说是罢罢罢!

丫  环(白): 三姑娘转来!

王宝钏(白): 我不不不来了!

院  子(白):相爷醒得!

丫  环(白):相爷醒得!

王  允(唱):三击掌……

院  子(白):相爷醒得!

王  允(唱):把人的心肠打断,

丫环院子(白):相爷醒得!

王  允(唱):忽听得耳边有人言。挣扎扎……

院  子(白):相爷醒得!

王  允(唱):睁开昏迷眼,

            却怎么不见王宝钏?

      (白):丫环院子,你家三姑娘哪里去了?

丫环院子(白):奔上寒窑去了。

王  允(白):何人让她去的?

丫环院子(白):相爷让她去的。

王  允(白):噢,怎么说是相爷让她去的?

丫环院子(白):正是的。

王  允(白):你们回上相府,见了你家老夫人,就说三姑娘自己去的,千万莫要说是相爷让她去的。

丫环院子(白):我等遵命。

王  允(白):哎,烈性的蠢才!

      (唱):王宝钏来太烈性,

            不享荣华爱受穷。

            转过身用目奉,

            两件宝衣款席棚。

     (白):哎,烈性的奴才呀!

            ———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