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腔戏曲大全-秦腔视频-秦腔下载-秦腔商芳会

【秦腔三娘教子王玉琴演出唱词】

2013-03-03 21:50 来源: 秦腔戏曲网 浏览: 我要评论 字号:

摘要: 《三娘教子》 剧中人物 王春娥——正  旦     薛乙哥——娃娃生     薛  保——老  生 王春娥:(唱)王春娥坐机房自思自叹,思夫主想薛郎不能团圆。 在家中嫌争吵镇江游玩,谁料想把相公命丧外边。 又多亏老薛保不避路远,千般苦从镇江搬尸回还。 一家人见...

三娘教子三娘教子

剧中人物

王春娥——正  旦     薛乙哥——娃娃生     薛  保——老  生

王春娥:(唱)王春娥坐机房自思自叹,思夫主想薛郎不能团圆。

在家中嫌争吵镇江游玩,谁料想把相公命丧外边。

又多亏老薛保不避路远,千般苦从镇江搬尸回还。

一家人见灵柩肝肠裂断,在家中设灵堂门挂纸钱。

狠张刘二妇人良心大变,抛孤儿离乡井各自嫁男。

丢春娥好一似失群孤雁,老薛保又好比浪里舟船。

薛乙哥年纪幼无人照管,老的老小的小有谁可怜。

将冤家送南学去把书看,盼的是龙虎榜得中魁元。

但愿得老天爷遂了心愿,即就是死九泉我也心甘。

薛乙哥:(唱)走啊!

              薛乙哥在南学我懒把书念,怀儿内抱圣贤转回家园。

              在学校众学生都揭我短,他说我无亲娘难解难猜。

              此一番回家去和娘争辩,谁的是谁的非细问一番。

              行来在上房里不见娘面,问一声老薛保娘在那边。

        (白)薛保,我娘呢?

   保:机房织布去了。

薛乙哥:受苦的娘啊!

            (唱)  我的娘下机房将心疼烂,好一似万把箭来把心绞。

                         行来在机房里拿礼相见,你的儿薛乙哥问声娘安。

       (白)母亲万福。

王春娥 (白)儿啊这般时候,你不在学校读书回家做什么来了?

薛乙哥:我!用饭来了。

王春娥:儿啊天色尚早。

薛乙哥:管天色尚早不尚早,旁人家孩子都下学了,

        儿也下了学了。回家用饭来了!

王春娥:为娘管旁人家孩子下学不下学,我儿将书可曾背过?

薛乙哥:倒也背过……

王春娥:为娘多不放心,还要面背。

薛乙哥:母亲,用了饭再背书。

王春娥:背了书再用饭。

薛乙哥:用了饭再背书。

王春娥:嗯!奴才何不背来.

薛乙哥:背来就背来。

王春娥:好一个奴才,你在娘面前背书就是这个样儿,

        若在你家先生面前,也是这个样儿吗?

薛乙哥:你可不是我家先生。

王春娥:为娘不是你家先生,和你家先生更是一理。

薛乙哥:怎么说和我家先生更是一理?

王春娥:正是的。

薛乙哥:敢这么说起,将书本拾起,放在妈妈怀里,

        深深施上一礼,背身站了……

王春娥:你背来呀。

薛乙哥:母亲,孩儿下学走的急慌,将首一句忘了,母亲给儿提了个头头,

        儿好象瓦砾坑里倒核桃哩,呵啷啷的就下去了。

王春娥:好一奴才,你在为娘面前背书先将首一句忘了,若在你家先生面前,

        娃娃呀,你难免一顿的饱打。

薛乙哥:儿记打了。

王春娥:记打了好,背身站了,待为娘与儿提得一句。曾子曰吾日三醒吾身。

薛乙哥:曾子曰:吾日三醒吾身!

王春娥:为,

薛乙哥:为,

王春娥:为人谋而不忠乎。

薛乙哥:五个猫娃逮老鼠。

王春娥:你往下的背来。

薛乙哥:你往下的背来。

王春娥:再往下的背来。

薛乙哥:再往下的背来。

王春娥:为娘教你背,你叫谁背呀?

薛乙哥:为娘教你背,你叫谁背呀?

王春娥:走!

薛乙哥:猫到好,可是狗!

王春娥:哎,好一奴才,今日回得家来一句书背他不过还想用饭,何不与娘跪了。

薛乙哥:跪了就跪了。

王春娥:(唱)儿的父镇江早丧命,

薛  保:(上白)嘿……

         正在煮羹料灶,忽听机房吵吵闹闹。

         不是三娘教子,便是我家东人不孝。

         端把椅子沿前坐,听三娘教子如何?

         嘿……

王春娥:(滚白)我叫叫一声儿啊儿啊,常言道一寸光阴一寸金,

         寸金难买寸光阴,失掉寸金还有可,失掉光阴哪里寻?

薛  保:三娘教子尽说的是好话,哈……

王春娥:(唱)有为娘发下誓教儿成名。

              送儿在南学读孔孟,只望你读书知礼有前程。

              谁知你贪玩耍不把功用,有几辈古人讲儿听。

              黄香檀枕把亲奉,王祥求鱼卧寒冰。

              商洛儿连把三元中,甘罗十二为宰卿。

              你奴才将近十岁整,还只顾贪玩不用功。

              讲着讲着气上涌,阵阵恶火往上升。

              手执家法往下打,活活打死你小畜生。

        儿啊!吃打。

薛乙哥:住了罢,要打打你亲生的打人家孩子你不害心疼,羞……

王春娥:(唱)小奴才一言问住我,结舌闭口王春娥。

              悔之悔,悔死我,在薛门受苦为那个。

              这才是鸡抱鸭儿鹅有错,翎毛儿干了各管各。

              羊招狼群反惹祸,哭了声早死的薛子约。

              教子反倒惹大祸,满腹委屈向谁说。

              怒而不息机房坐,恨恨蠢子咬破我口两角。

薛  保:(唱)见三娘上了气机房闷坐,倒叫薛保泪如梭。

              思思量量容不过,说他几句怕什么。

              小东人你有错,胡言乱语说什么。

              三娘不是你亲生母,你的亲娘是哪个!

              我劝罢一个再劝一个,尊声三娘听仆学。

              真金子不打不成货,钢剑虽快也要磨。

              我家东人你管教,还要你抓养薛乙哥。

王春娥:(唱) 薛保一旁来劝我,转面叫声老哥哥。

               你说他人儿小来心儿恶,说出此话赛毒药。

               罢罢罢压住心头火,这也是无法莫奈何。

               转面叫声薛乙哥,这两句话儿谁挑唆。

        (白)乙哥过来,这两句话是你自己知晓,还是旁人孩子教导你的?

薛乙哥:是我自己知晓的。

王春娥:你自己知晓何不早言?

薛乙哥:你不打我还不说!

王春娥:(滚白)我叫叫一声儿啊,儿啊,这两句话儿虽是好话,

         只是你奴才讲的迟后了。

       (唱)小奴才出言真可恼,气的人心血往上潮。

             将冤家好比一支蒿,终朝每日用水浇。

             浇的蒿儿长大了,借它替我搭天桥。

             正行中间桥断了,半路闪我这一跤。

             越思越想越烦恼,只恨自己无下稍。

             数年辛苦无依靠,打断机头乱了交。

             从今不把子来教,春娥免把心来操。

             若要此事甘休罢,娃娃呀,从今后咱这日子过不成了。

薛  保:(唱)不好了,不好了!三娘把机头打断了。

              走上前来忙跪倒,再叫三娘听我学。

       (滚白)我叫叫一声三娘三娘,你看我家东人下得学来不会讲话,

        得罪三娘。三娘气上心来,将机头打断,不能抓养我家东人成人。

        我叫叫一声三娘三娘,你念起老奴我跑前跑后,

        你就抓养我家东人成人了。

王春娥:老哥哥站起来。老哥哥,要我教养他不难,叫他头顶家法,跪在面前,

        叫我轻轻的将他打得几下,一来消一消我心中的闷气,

        这二来也好指教他长大成人。

薛  保:这有何难,待老汉去说,东人,东人!

薛乙哥:薛保,看苗子!

薛  保:你懂下这么大的乱子,还只知玩耍。

薛乙哥:你叫我务干何事!

薛  保:你母亲叫你头顶家法跪在机前,将你轻轻打得几下,好来指教能成人。

薛乙哥:薛保!我娘打我疼不疼?

薛  保:挨打还有不疼之理。

薛乙哥:不疼还则罢了,倘若疼,我把你的胡子一根一根拔下来,

        给我的哈巴狗编个龙头,前院拉到后院,后院拉到前院,我要玩耍哩。

薛  保:只要你长大成人,老奴这胡子吗,有你玩的。跪了!跪端,跪正,

        将家法顶上,来么,这才是读书人的样子。

薛乙哥:谁可给你摸了一脸的浆子。

薛  保:三娘三娘请来教子。我想三娘不肯教子此情为何?

        我可莫说三娘三娘,老奴也与你跪倒了!

王春娥:(唱)他主仆双双跪机前,王春娥内心好惨然。

              老哥哥莫跪且立站,

薛  保:三娘恩宽。

薛乙哥:母亲恩宽。

薛  保:你怎么起来了!

薛乙哥:你怎么也起来了!

薛  保:你母亲与我开恩了,还没与你开恩。来来来!跪了跪了!三娘请来教子!

王春娥:(唱)不孝的蠢子听娘言。

              儿的父镇江把命断,老薛保远路搬尸还。

              张刘二妇把心变,偷盗财物另嫁男。

              那时节丢儿一岁半,为娘抓你八整年。

              送你在南学读文卷,只盼你龙虎榜上中魁元。

              谁知晓辛苦艰难我受遍,才换得今日把脸翻。

              讲着讲着恶气翻,那有心情教儿男。

              任儿成龙飞上天,任儿变虎虎归山。

              从今后不把奴才管,成龙变虎任儿玩。

薛乙哥:闪开闪开!

薛  保:东人向那去?

薛乙哥:我母亲叫我成龙呢!上天呢!变虎呢!归山呢。

        我想我也成不了龙、上不了天、变不了虎、归不了山。

        我跟娃娃耍去呀!

薛  保:你母亲不管你了,你当真的上得天了。来来来跪了,跪了!

        跪端、跪正,你真是的淘气。

薛乙哥:秤秆子倒好,可是个毫系。

薛  保:三娘我东人二次跪倒,三娘请来行法。

        我想三娘执意不肯教子,莫非要学张刘二妇另行改嫁。

        也罢!要走大家走!要散大家散!将东人与我留下,

        我纵然沿街乞讨,也要抓养我家东人成人。

        将这没良心之人尽出在薛门了,尽出在薛门了。

        东人起来,不要跪了,咱们走。

薛乙哥:走,走……

王春娥:老哥哥,你叫他跪着、跪着!

        (唱)薛保一旁拿言垫,春娥心内自详猜。

              我有心不把冤家管,数年心血一旦完。

              罢罢罢念起薛郎面,再受苦我也要教养儿男。

              端一把椅儿坐机前,不孝的奴才听娘言:

              娘为儿白昼织布夜纺线,一两花能挣几文钱。

              你奴才把捻子带线齐揪断,舍了份量短工钱。

              娘为儿周身衣服补纳遍,娘为儿八幅罗裙少半边。

              娘为儿东邻西舍借米面,邻居们把娘下眼观。

              自古道低借要高还,还不上让娘作熬煎。

              每一日旁人用午饭,为娘的早饭还未餐,

              饿的娘眼前不住花儿转,无一人怜念娘可怜。

              儿无有奶乳用粥灌,可怜儿一尿一大摊。

              左边尿湿右边换,右边尿湿换左边。

              左右两边齐尿遍,抱在娘怀可暖干。

              你奴才一夜哭的不合眼,抱在窗下把月观。

              数九天冻的娘啪啦啦颤,你奴才见月拍手心喜欢。

              常言道抓儿一尺五寸真正难,日日夜夜受熬煎。

              你奴才今日长大了,把为娘恩典一旦完。

              手执家法将儿管!(打儿)

薛乙哥:妈……

薛  保:三娘!

王春娥:(唱)手执家法来教管,我儿哭的泪涟涟。

              他们都有主仆念,难道我无母子缘。

              你主仆没跪且立站,儿啊你莫忘记心间。

王春娥:(念)机房教子我为谁,

薛  保:     相劝东人把心回。

王春娥:     孟母三迁曾教子,

薛乙哥:母亲,薛保,儿要发奋读书占高魁。

王春娥:我儿半晌才讲了句好语。

薛乙哥:我都讲的是好话。

王春娥:薛保饭熟了没有?

薛  保:饭熟多时了!

王春娥:饭熟了与我儿端饭来,儿啊随着娘来!

薛乙哥:薛保,你看那个是啥!

        (拉薛保胡子下场)

 

——剧  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