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腔戏曲大全-秦腔视频-秦腔下载-秦腔商芳会

秦腔《葫芦峪》薛志秀版 全本唱词剧本

2013-08-17 10:22 来源: 秦腔戏曲网 浏览: 我要评论 字号:

摘要: (葫芦峪:诸葛亮) 第一场 诸葛亮(埝):山人出祁山, 渭河扎营盘。 (诗):南阳苦读清志高, 皆因乱世步入滔。 茅庐三顾恩难报, 鞠躬尽瘁死方休。 (唱):有山人领兵出祁山, 要灭曹贼占中原。 司马懿领兵来接战, 一仗使他心胆寒。 从此不敢再露面, 渭河以...

秦腔葫芦峪

葫芦峪:诸葛亮)

第一场

诸葛亮(埝):山人出祁山,
渭河扎营盘。
(诗):南阳苦读清志高,
皆因乱世步入滔。
茅庐三顾恩难报,
鞠躬尽瘁死方休。

(唱):有山人领兵出祁山,
要灭曹贼占中原。
司马懿领兵来接战,
一仗使他心胆寒。
从此不敢再露面,
渭河以北扎营盘。
你今过营把他见,
下战表叫他到军。

第三场
诸葛亮(唱):有山人行人马神鬼难猜,
把六甲和六丁任意安排。
恨马谡失街亭一场大败,
又多亏老赵云单枪夺来。
在西城曾弄险将亮吓坏,
那时节赵子龙统兵前来。
有关兴和张苞截杀一阵,
只杀得司马贼滚沟扑崖。
天水关收姜维亮心可爱,
我弟子姜伯约文武双全。
曹丕王听一言他心不爱,
打战表他要夺吾主龙台。
命天宝下战表他家营寨,
却怎么日过午未见回来。
诸葛亮在帐下仔细暗猜,
司马贼他必然要将人差。
把朱衣和凤冠桌面稳摆,
我看他魏营里何人前来。

中军与我一声唤,
司马昭来在蜀营盘。
忙吩咐刀出绡来弓上弦,
晓谕了司马昭儿进营盘。

骂一声司马昭奴才胆大,
儿竟敢虎口里来拔獠牙。
你休说儿的父谋略皆大,
我把他大司马当就娃娃。
怎知晓诸葛亮机智变化,
取儿的生和死一些不差。
把朱衣和凤冠儿父穿下,
如不穿传将令将儿斩杀。

司马昭他虽然机智慷慨,
怎知晓诸葛亮另有安排。
忙吩咐西蜀军你们披甲挂铠,
说是你们随山人同奔土台。
第五场:司马拜台

诸葛亮(唱):有山人在教场稳坐车撵,
观我营大将军站立两边。
老将军名马岱能征惯战,
少将军名杨仪正在英年。
观魏延那老贼心忙意乱,
我弟子姜伯约文武双全。
行来在土台下下了车撵,
等一等司马贼来在此间。
有山人坐土台用目观看,
司马贼穿朱衣头戴凤冠。
明知是老贼佯装没见,
问一声看他是怎样答言。
是何人在台下你大摇大摆?
(有奴家大司马拜见武侯。)
听一言把亮的双腮笑坏,
骂一声司马贼该也不该。
是名夫你就该领兵夺寨,
谁使你装女子假扮裙钗。
照你这无耻人尘世缺少,
我看你鬼门关怎见曹操。
忙吩咐西蜀兵你们大家一齐喊叫,
尔和那娼门妇不差分毫。
老贼放下了泼妇脸,
我谋计不成是枉然。
猛想起周瑜威名显,
独霸江东半边天。
曹丕王他把中原占,
我扶持幼主驾坐西川。
吾的主旨意传下殿,
有山人领人马六出祁山。
我以在大校场中把兵点,
你我渭河两岸对扎营盘。
你我约下今日战,
却怎么身穿朱衣头戴凤冠。
老贼做事不要脸,
羞杀儿的三代祖先。
讲话中间我的心血泛,
一口黑血上下翻。
回头我把伯约唤,
师父有言听心间。
忙吩咐西蜀的将士把旗卷,
把大兵撤回在五丈原前。
第七场

诸葛亮(唱):魏延贼问的我结舌不喘,
无奈了叫老将蒙受屈怨。
明知晓魏延贼久后必反,
把老将安在了贼的营盘。
幸喜得今夜晚众将懒散,
到后帐与弟子嘱托一番。
第九场:祭灯
诸葛亮(唱):后帐里转来了诸葛孔明 ,
有山人在南阳苦读文卷 ,
把兵书和圣经尽都看完,
怨师兄他不该将亮推荐 ,
深感动刘皇爷三顾茅庵,
下山来博望屯用过火战 ,
直烧的夏侯敦叫苦连天,
曹孟德领大兵八十三万 ,
他一心下江南虎灭孙权,
江南城文要降武将要战 ,
一个个会事厅议论不安,
孙仲谋砍去了公案半片 ,
那一家若言降头挂高竿,
有一个小周郎奇才能干 ,
差鲁肃过江来曾把亮搬,
过江去会事厅用过舌战
三两句问的他个个无言,
用奇计趁朝雾草船借箭 ,
把曹兵人和马一火皆燃,
为江山我也曾南征北战 ,
为江山我也曾六出祁山,
为江山我也曾西城弄险 ,
为江山把亮的心血熬干,
行来在中军帐用目观看
见孤灯闪悠悠欲灭复燃,
它好比亮的命气息奄奄,
又好比汉室的江山不安。

念弟子离南阳学疏才浅,
哀告了吾的师细听我言。
我本是一布衣学疏才浅,
蒙吾主身相爱三顾茅庵。
因此上离南阳听从差遣,
只可恨无根地用兵为难。
甲子年有张松曾把川献,
刘皇爷领人马前取西川。
可怜把庞士元身穿乱箭,
吾的主差关平曾将亮搬。
我和那张翼德兵分水旱,
那一家若先到功算魁元。
过巴州收严颜作为前站,
收马超也算得虎将一员。
进西川灭刘璋洗宫杀院,
情势逼也出于无其奈间。
葫芦峪用火攻双雕一箭,
外烧死司马贼内除魏延。
天不幸降甘霖司马脱险,
把魏延带出了鬼门三关。
臣得下失血病命难久远,
恨只恨负主恩大事未完。
因此上托伯约继承重担,
遵遗志灭曹贼保汉江山。

姜伯约出帐去四下观看,
好一个静悄悄无有人言。
姜伯约搀师父帐内歇缓,
听师父把大事嘱托一番。

拦住了我弟子你且莫可,
听师父言共语细对你说。
葫芦峪用兵非小可,
要烧司马命不活。
烧死司马除外祸,
烧死魏延除内恶。
不料乌云从天过,
天降甘霖救儿活。
魏延进帐来问我,
司马临阵才逃脱。
姜伯约搀师父辕堂坐,
五丈原要把大事托。

第十场  五丈原托印
诸葛亮(诗):曹贼未灭身先陨,
一生智谋化烟云。
九泉何颜见先主,
恨负茅庐三顾恩。

(唱):诸葛亮坐辕堂泪流满面
思想起刘先爷心中痛酸
我猛然睁双睛用目细看
见我朝大将军坐在两边
老将军名马岱能杀能战
少将军名杨仪正在英年
观魏延那老贼怀揣久反
我弟子姜伯约文武双全
恨孟获不遵法越律造反
打来了连环表要主江山
吾的主把旨意传下金殿
有山人领人马去征番蛮
将孟获擒六次并不杀斩
可恨他得了生又把兵搬
他搬来藤甲兵和我交战
头一阵兵不胜战败魏延
有山人站高山去把兵看
看一看滕甲兵是何容颜
只见他直生的面如鬼判
赤着身露着体不穿衣衫
不见他支过锅曾用战膳
把五毒和蛇蝎一顿饱餐
白昼间和我军一起交战
到晚来入森林与虎安眠
不怕刀不怕枪何惧剑砍
细思想龙离水必怕火燃
有山人观罢兵愁眉放展
回营来坐辕堂忙将令传
命子龙催小军打柴万担
挖土坑把地雷隐在中间
把竹杆节打通引入火线
魏文长去放火烈焰冲天
这一火直烧得神鬼丧胆
烧死了滕甲兵十万八千
非是我诸葛亮行事太短
为行兵争胜败不得不然
土台回我得下失血病患
大料想我的命难以保全
回头来把杨仪一声呼唤
你速快去成都忙将信传
到成都你见了幼主之面
你就说五丈原本帅不安
杨仪成都把主见,
山人才把心放宽。
转回头来我观魏延,
气的我黑血上下翻。
取长沙贼把城池献,
韩玄的首级献帐前。
我观贼脑后三道反骨显,
日后必然反西川。
我把贼推下要问斩,
刘皇爷讲情连二三。
斩贼不死留后患,
打蛇不死冤不完。
我去了怒容换笑脸,
魏老将军你进前来。
曾不记刘主平贼乱,
当殿以上亲封官。
山人为帅把印管,
老将军你为先行官。
假若还山人把命断,
你执掌蜀营的兵马权。
既然才浅你往下站,
你去防司马懿来偷营盘。
我在无有儿盘算,
打通我手翻了天。
转面我把马岱唤,
马老将军你进前来。
葫芦峪重打四十板,
你知我晓莫外言。
魏延反离不了马岱把贼斩,
莫叫贼人解机关。
老将军拜过了杀贼的剑,
在虎口桥头你斩魏延。
虽然说我对众将好,
没有我师父弟子恩义高。
姜伯约拜过了尚芳剑,
拜印执掌兵马权。
姜伯约取弹弓师父与你传,
师父与你把弓传。
把一张铁弓交当面,
详细图解在上面。
你把它莫当等闲看,
一箭十支箭连环。
假若凶险遇困难,
定能逢凶转为安。
司马懿父子是外患,
日后必然反西川。
各路关隘与防范 ,
阴平万莫等闲观。
虽然说绝壁是天险,
偷过关并不十分难。
叮咛话儿千千万,
你要牢牢记心间。
大事托罢了我的神智乱,
一时昏迷倒在帐前。
耳听身边人声唤,
诸葛亮还有那未尽言。
我猛然睁开昏花眼,
原来是陈孝其在我面前。
你今来必然是幼主差遣,
为的是五丈原本帅不安。
外事儿托付给马岱掌管,
内事儿姜伯约执掌兵权。
我死后灵发回与主见面,
晃灵儿埋在了五丈原前。
我造下假诸葛端坐车撵,
贼若来把车撵推到阵前。
贼一见他必然闻风丧胆,
死诸葛要吓退曹兵万千。
和孝其正讲话心血上翻,
一时离迷与世绝缘。
(全本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