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腔戏曲大全-秦腔视频-秦腔下载-秦腔商芳会

秦腔传统名剧《铡美案》全本唱词剧本

2015-01-04 08:23 来源: 秦腔戏曲网 浏览: 我要评论 字号:

摘要: 秦香莲–正旦 包 拯–大净 陈世美–须生 韩 琦–须生 公 主–小旦 国 太–老旦 王 朝–毛净 马 汉–毛净 门 官–丑角 常 随–丑角 ...

秦腔铡美案秦香莲–正旦 包 拯–大净
陈世美–须生 韩 琦–须生
公 主–小旦 国 太–老旦
王 朝–毛净 马 汉–毛净
门 官–丑角 常 随–丑角
英 哥–娃娃生 冬 妹–幼旦

第一场 闯宫

(幕启,陈与众随从上)
陈:(慢板)适才间我在金銮殿
万岁驾前去问安
同公主又到(上板)后宫院
(二六)太后一见笑开颜
我本是当朝驸马爵位显
文武百官谁敢参
行来宫门下车辇
大摇大摆转回还
秦:(二六)在此间我把乡民问
他忘恩负义结皇亲
越思越想越气愤
木墀宫去找负心人
(白)门官大爷请来,贫妇人这厢有礼了!
门:做什么的?
秦:烦劳大爷通禀驸马,就说有一乡亲求见!
门:哼?我家驸马千岁岂能与你这样破烂不堪的人相见呢?
秦:唉!乡亲故人论的什么富贵贫贱,还望大爷念我千里到此,与我传禀一声吧!
门:你在那里容身?
秦:城南柳林池边土地庙安身!
门:既然如此你往下站,再往下站,再往下……站,穷样子,哼!(进入幕后,再上)贫妇人过来 ,我家驸马千岁言道什么乡里不乡里,一概不见!
秦:好一强盗,一旦升荣,竟是这样的薄情,连乡亲也不肯相见了,待我说出真言,看他见也不见?(稍做筹思)且慢,我想他已入赘宫中,我若说出真言,恐他不便,咦!这……我自有主意,烦劳大爷二次通禀驸马,就说我是英哥之母,冬妹之娘,并非平常乡亲,一定要见!
门:如此说来,你再往下站,再住下站,再往下……站到那就得了,罗嗦得很!(进入幕后,手里拿银再上)贫妇人过来,我家驸马吃酒带醉,不便见客,念你们远道而来,这是纹银十两,拿上速速离去,若再纠缠定要大祸临身!(掷银在地)
秦:哎呀!好一强盗假装酒醉不肯见我,我携带一双儿女千里到此,岂为这十两银子不成?
门:(拾银在手)不要?不要叫我拿上!
秦:事到如今他既无情,我也顾不了许多,待我与他实说了吧!门官过来,你可知我是何人?
门:你是何人?
秦:我就是你家驸马千岁的原配夫人!
门:咦!啧啧……哎呀!我家驸马千岁就没有原配夫人,就是有原配夫人,岂是你这个褴褛不堪的穷样吗?
秦:好一趋炎附势的奴才,他不与我传禀,待我切实说他几句,门官过来,你若再不与我传禀,我若喊叫起来,见了你家千岁,说明情由,那时节你小心着,你小心着,说是你小心着!
门:唉呀!说是着啊!我想他们是结发夫妻,我这个小小门官,当也在她一句话,当不成也在她一句话,只说这是禀着好,还是不禀着好,唉!这……事关重大,我还得仔细盘问盘问,你说你是我家驸马千岁的原配夫人,我且问你,我家驸马千岁家住那里?
秦:湖广钧州!
门:多大岁数?
秦:三十二岁!
门:几时生日?
秦:八月十六!
门:(偷看英哥、冬妹)那么这两个孩子呢?
秦:就是你家驸马千岁的亲生儿女。
门:嗯!倒还十分相似,既是公子夫人到咧,哪有不见之理?(为难地)只是我家驸马千岁吩咐下来,不容相见,这都如何是好?(作思考状)……有了,贫妇人过来,你将你的破烂罗裙撕下半片交付与我,驸马千岁若还问道,我说你石硬要闯进宫来,是我拦你不住,将罗裙都撕下来半片,你看如何?
秦:如此多谢了!
门:不谢了,不谢了!
(带板)扯下来半片破罗裙(将罗裙交门官)
进宫去见负心人
手拖儿女把宫进
门:(挥手放秦进)贫妇人不敢进去!回来!(大幕启,陈上)贫妇人回来,不敢进去,回来!
陈:走,命你把守宫门,怎么把闲杂人等放进来了?
门:驸马千岁,有所不知!是她掷银在地,硬要闯进宫来,小人拦他不住,将罗裙也扯下半片,千岁请看请看!(举起半片罗裙递给陈)
陈:(对门官)你无用的奴才还不退下!(门官下,陈对秦)甚等之人,闯进宫院,做什么来了?
秦:我与首名状元,当朝驸马陈千岁贺喜来了!
陈:哼!冒充朝官家眷,难道你不都不怕死吗?
秦:发妻到此不肯相认,反说是冒充,如此对待,我问你存的何心?
陈:哼!
秦:是你上京赶考,几年无有音信,听得人说你在京高中,是我手拖一双儿女沿门乞讨,一路之上不是英哥饥饿啼哭,就是冬姝腹疼难行,跋山涉水、风餐露宿,好容易来到这时,谁知你竟是这样的无情无意地……(叫板)负心了!
(二六)糟糠之妻苦受尽
患难的恩情似海深
你上京一去无音讯
我盼你日夜倚柴门
缘何相见不相认
你忘却旧爱恋新婚
陈:(带板)非是我见你不肯认
我身为驸马受皇恩
倘若公主来追问
滔天大祸要临身
秦:(带板)你利禄熏心忘根本
岂知富贵如浮云
我心如刀绞泪难忍
强盗竟是铁打的心!
(滚白)儿啊!我叫叫一声英哥冬妹,娘的儿啊!你兄妹上前哀告你那狠心的爹爹,他若念起骨肉之情,将你兄妹收下,为娘我纵然与人为奴作婢,将心割断,我也心甘了!(白)儿啊,去吧(英哥、冬妹退回,秦推)去吧!
英哥、冬妹(合):爹爹,一路之上将我兄妹饿坏坏了,你有吃不了的剩茶剩饭,好与我兄妹充饥,爹爹!
陈:(拦头)儿女们跪倒(上板)把我问
(二六)低下头儿泪湿襟
我有心将他们来相认(陈抱儿女,常随上)
常:千岁请茶!
陈:(对常随)不用!打下去,打下去!(常随下)
(带板)此事还需再思忖
势成骑虎心要狠
哪怕刑罚加我身
事到如今,不能因为儿女之情,放弃我的荣华富贵。自古常言,无毒不丈夫!不认便不认,说是你们……
英哥、冬妹:爹,爹……
陈:滚开!
秦:儿啊,儿啊!
陈:哼!你母子哭也无益,我与你们纹银百两,快快回家侍奉二老爹娘去吧!
秦:你还记得二老爹娘,你还记得二老爹娘吗?是你那年上京,为妻手拖儿女送你登程,千言万语叮咛与你,中与不中需要早些回来,免得父母倚门、妻子盼望,谁知你一步身荣、忘了根本,可怜把二老活活地……(叫板)饿死了!(陈惊愕看秦,懊悔低头)
(二六)可怜把二老受饿身亡故
为妻哭的断咽喉
我剪青丝大街走
换来芦席把尸收
乌鸦反哺曾报恩
你枉披人皮世上留
陈:(带板)听说是二爹娘双双饿死
不由人低下头暗自伤悲
糟糠妻孝双亲我心有愧
秦香莲!(猛转头向秦)我的……
秦:什么?你说!你讲!
陈:(带板)为富贵我哪怕人道有亏(白)也罢!
秦:强盗呀强盗我与你从小结发,咱家贫穷是我织麻纺线,供你读书。如今,你一旦富贵,忘却前言,岂不知:
(白)糟糠之妻不下堂
贫贱之交不可忘
强盗你把良心丧
书生面目狼心肠
(拦头)曾不记你我(上板)结发后
(二六)我受苦供你把书读
织麻纺线理家务
抓养儿女孝父母
为妻受尽千般苦
终朝每日泪长流
你和新人贪欢笑
不念旧人放声哭
无情无义真禽兽
有何面目出人头
陈:(带板)她虽然讲的是真情
咬定牙关不招承
休说夫妻恩情重
妻贫夫贵不相容
秦:强盗啊强盗!是我手拖一双儿女,找上京来,你不认为妻还则罢了,怎忍让一双儿女沦为乞丐,啼饥号寒!嗯!你枉为人之父也!
(带板)秦香莲来泪如雨
(双锤)你的良心在哪里
千里乞讨来找你
手拖儿女到京畿
你不认为妻还罢了
怎忍叫儿女常啼饥
虎狼虽恶不伤子
你比虎狼恶有余
陈:(不屑)哼!纵然我有滔天大罪,任你去说,我也担当得起!
秦:想你身为当朝驸马,天子贵客,饿死父母,遗弃发妻,不认儿女,有此三件大罪就足够你当!像你这样不忠、不孝、不仁、不义、无廉、无耻的男子,真乃衣冠禽兽也!
(带板)千言万语劝不醒
昧尽天良无人情
今日把话先说定
我死你也活不成(上前扯陈)
陈:大胆!(打秦一耳光)
(尖板)我在朝坐高官状元及第
招附马爵位显谁敢来欺
如今不能跟从前比
岂能容你惹是非
咬定牙关进内去(转身欲下,秦上扯陈)
秦:(尖板)上前手扯紫罗衣
陈:(尖板)狠着心把贱人踏倒地(转身,踢秦)
秦:陈世美!嗯!陈世美!你我结下山海之冤,不解之仇,今日有你没我!有我没你!儿呀,随娘来,走!
(白)休说恩爱是夫妻
妻贫夫贵是仇敌
你我冤仇大无比
你死我亡两分离,走!(秦带儿女下,陈上)
陈:啊?!好一贱人临行之时,讲得言词不好!她若在外信口乱说,公主若知我有瞒君欺驾之罪,这丢官的事小,只说这性命该叫谁保?咦!(踱步,思考)有了!我不免唤来韩琦,命他到柳林池,将她母子杀死,以除我心腹之患!且慢,她母子死后,韩琦尚在,公主岂能不知?我自有主意!(转身落座)来呀!唤韩琦!
常:韩琦来见!(韩琦上)
韩:(白)千岁一声唤,急忙走上前!(进门行礼)
参见千岁!
陈:少礼!
韩:谢千岁!
陈:这是韩琦!
韩:千岁!
陈:本宫平日待你如何?
韩:甚厚不薄!
陈:本宫有一件大事!要你去办,你可愿去否?
韩:千岁差遣,小人焉敢推辞!
陈:这就是了!人来!(常随向陈)看酒侍候!
常:是!(常欲下)
陈:回来!酒盘内边放银五十两!
(常随下,端酒盘上)
常:韩琦酒到!
韩:哎呀,千岁!酒盘内边放银为何?
陈:你先将银收下,本宫自有话说!
韩:小**胆将银收下!(接银入怀)千岁差遣!
陈:这是韩琦!城南柳林池畔古庙之中,有一姓秦的妇人,随带两个孩子,乃是本宫的仇人,命你去把他母子三人杀坏,以除我心腹之患!
韩:哎呀,千岁!小人生世以来连个鸡鹅鸭子都未曾斩过,焉敢杀人?
陈:走!好一韩琦,本宫令竟敢不遵?难道你不怕死吗?
韩:千岁吩咐,千岁吩咐!
陈:听我道来!
(带板)叫韩琦莫要心不定
本宫把话说心中
杀了秦氏母子命
功劳簿上头一名
倘若他母子逃了命
杀你满门不容情
叫内侍取来刀一柄
(常随取刀上,陈接刀拉出鞘)
回宫来刀头(抛与韩琦)要验红(随常随下)
韩:(韩持刀向着陈追去)千岁!(复转回)
(带板)千岁要我伤人命
到叫韩琦难心中
活在人下由人用
但不知屈情不屈情
(韩琦下)

第二场 杀庙

(秦携带英哥、冬妹上)
秦:(拦头)母子三人出宫院
不由人黑血往上翻
强盗今日(上板)为官宦
(二六)贪图富贵无心肝
母子们好似失群雁
猛然想起事一端
昔日里孤雁心瞀乱
一心要奔极乐天
整飞了七日并七晚
两膀无力落沙滩
落在了沙滩遇恶犬
弱肉强食树林间
早知晓命丧恶犬口
悔不该远路把佛参
我和孤雁一般样
也不该上京找夫男
为寻强盗进宫院
谁料他无情无义把脸翻
患难的夫妻弱儿幼女全不念
拳打足踢赶外边
含泪悲痛回庙院
娘儿们上了无底船
英:妈!
冬:妈!(英哥、冬妹下,秦随下)
韩:(幕后)这个!(韩上,搜门)
(带板)韩琦奉命出宫院
上令差遣不敢延
迈开大步往前赶
若不杀民妇我难回还(白)民妇人等着!
(韩下,秦随带儿女上)
秦:(带板)耳听后边人声喊
不知所为何事端
进得庙来把门掩
韩:(带板)行步来在古庙前
走上前来把门唤(白)开门来(韩砸门)!
秦:不好了!
(带板)吓的香莲心胆寒
我这里放下破天胆
儿女们退后莫近前
无奈了开门向外看
(韩踹门而入,拔刀与秦对视,追杀秦氏母子)
问大爷杀我为那般
(滚白)我叫叫一声大爷、大爷,是你进的门来一言不答、执刀就杀,我母子身犯何罪、又犯何法了?
韩:(带板)说什么你们无有罪
得罪驸马犯法律(追杀秦氏母子)看刀!
秦:(带板)叫大爷平心且静气(截)
韩:讲!
秦:(二六)听我与你说来历
我家住湖广钧州地
二公婆饿死好惨凄
我丈夫名叫陈世美
我本是他的结发妻
所生一男并一女
沿门乞讨到这里
秦香莲本是我名讳
母子三人古庙宿
韩:(叫板)这个!啊!
(大塌板)听罢民妇人言共语
原来是驸马结发妻
怪道来杀人有用意
我韩琦如今才明白
陈世美忘恩又负义
助纣为虐我不为
走上前来忙赔礼
叫夫人请起莫屈膝
秦:(二六)母子三人且站起
要把此事问来历
进门来执刀要杀我
但不知所为何是非
韩:(二六)非是我执刀来杀你
我千岁宫院差来的
秦:(二六)你千岁他是哪一个
再问大爷你是谁
韩:(二六)我千岁名叫陈世美
我是他差官小韩琦
秦:(紧二六)你千岁不认妻和子
赶尽杀绝为怎地
韩:(二六)倘若不把你杀坏
(带板)后婚驸马犯法律
秦:(带板)韩大爷与我讲一遍
原是强盗杀亲眷
走上前来忙拜见
再叫大爷听心间
陈世美作事心太残
你看我母子冤不冤
大爷你要行方便
感你的恩德重如山
韩:(带板)夫人把我的心哭软
铁打心肠软二三
背地里我把驸马怨
心比狼虎更凶残
你和发妻有仇怨
我和她结的那里冤(踱步,无奈思考)
秦:大爷,大爷!大爷!
韩:(带板)把他的银两交与你(将银递与秦)
你母子逃走莫迟延(白)快去!
秦:(带板)韩大爷侠义世罕见(接银)
放我母子逃外边
手拖儿女出庙院
韩:(看刀,猛抬头,向秦母子)回来!
秦:(尖板)莫非你心神不定悔前言
韩:(尖板)非是我反悔心不定
临行驸马他有叮咛
杀了人还要有凭证
回宫去刀头他要验红
秦:(尖板)听说强盗要验红、要验红
倒叫香莲吃大惊
二次上前忙跪定
再叫大爷听心中
要杀你将我杀了
留我儿 和我女
全当大爷你亲生(白)大爷!
韩:(尖板)叫夫人低言莫高声(白)请起!
墙内说话墙外听
我这里回宫去复命
(带板)驸马岂肯把我容
我有心杀了他母子命
秦:大爷,大爷!大爷!
韩:唉,难煞人了!
(带板)无故杀人天不容
左难右难难住我
把韩琦夹在两难中
(尖板)韩琦心上主意定
一人死要救她三人生
诳她母子出庙去
(白)夫人你听庙外人喊马叫,像是驸马到了!
秦:待我去看!
韩:(尖板)韩琦自刎古庙中
秦:韩大爷造下谎了!(进门,韩倒地)大爷!
(带板)我一见大爷把命断
(喝场)我的韩大爷,大爷,韩大爷!
此事叫人好惨然
陈世美 陈世美
我与你结下大仇冤
不报此仇心不甘
怀抱钢刀出庙院
包相爷堂前去喊冤(白)大爷,韩大爷!
(秦怀抱钢刀,携带儿女下)
第三场 告状

(王朝、马汉及众衙役上,抖马,包上)
包:(浪头带板)陈州放粮救民命
(双锤)皇亲国戚害百姓
包拯奉旨陈州去
贪官污吏都肃清
催动八抬向前行
秦:冤枉!
王:禀相爷!
包:(带板)王朝马汉禀一声
秦:冤枉!
王:禀相爷!
包:讲!
王:有一民妇拦轿喊冤!
包:对那民妇去说,州有州官,县有县衙,哪里所管哪里去告?
王:是!这一民妇过来!我家相爷言道,州有州官,县有县衙,哪里所管哪里去告!
秦:民妇人冤枉甚大,州县衙门管它不下!
王:少站!(转身)禀相爷!
包:讲!
王:民妇言道,她的冤枉甚大,州县衙门管它不下!
包:说什么州县衙门也管它不下?
王:是!
包:如此与爷着住轿!
众衙役:住轿!
包:叫那一民妇轿前回话!
王:这一民妇过来,我家相爷叫你轿前回话!
秦:(跪轿前)是!与相爷叩头!
包:这一民妇你状告何人?因何州县衙门也管它不下?
秦:我告的皇亲国戚,因而州县衙门管它不下!
包:呈状来!
秦:无人敢写状子,只得口诉!
包:口诉也好!与相爷我缓缓的讲来!
秦:(叫板)相爷容禀!
(尖板)秦香莲跪轿前心惊胆颤
众衙役:威!
包:不必呼威!慢慢的讲来!
秦:(慢板)包相爷坐上边细听民言
提起我家乡路遥远
湖广钧州有家园
我公父名叫陈洪范
我婆婆康氏是大贤
所生一子陈世美(截)
众衙役:威!
包:(对众衙役)哪是怎么样了?
王:这一民妇唤起我家驸马千岁的名讳来了!
包:哎!尘世以上同名同姓者皆多,你家驸马千岁姓陈,难道就不许旁人家姓陈吗?(对秦)这一妇人,不必胆怕,缓缓的讲来!
秦:(二六)送他南学把书观
大比之年王开选
举家人送他求官
天不幸本郡三年旱
饿死黎民有万千
草堂上饿死他双父母
无有棺板好可怜
无奈了我把青丝剪
拿在大街换铜钱
买来芦席当棺板
才把二老送坟园
乡党六亲把我劝
劝我上京找夫男
跋山涉水苦受遍
沿门乞讨到此间
我到宫院把他见
拳打足踢赶外边
无处栖身古庙站
他又差韩琦杀家眷
那韩琦不忍把我斩
又送银两做盘缠
哄我母子出庙院
持刀自刎古庙前
把钢刀银两交当面
包相爷与民伸屈冤
包:(带板)听罢言来怒气生(转刀来)
(双锤)一把钢刀血染红
陈世美 无人性
衣冠禽兽在朝中
这案官司我要问
那怕他驸马在宫庭
包:王朝过来,前往木墀宫中,请驸马千岁过府议事!
王:是!
包:马汉过来!带这一民妇到大街市上,找一官大夫写一伸冤大状,写下还则罢了,如其不然,开封府内回话!
马:是!这一民妇随着我来!
包:打轿回衙!
(包下,随从下)

第四场 扣押

(幕后)驸马过府!
包:动乐相迎!(唢呐奏乐,包、陈随带衙役上)
包:驸马千岁!
陈:明公!
包:驸马千岁!
陈:明公!
包:哟!嚯!嘿嘿……
陈:哟!嚯!哈哈……
陈:明公陈州放粮,一路之上多受风霜之苦!
包:为国为民,何劳辛苦!敢问驸马千岁,不在木墀宫中,驾临臣府,有得何事?
陈:我在一事不明,特来明公府上领教来了!
包:哎!有什么大事讲出口来,能办者即办,何言下这领教的二字?
陈:我命韩琦出府公干,路遇响马杀坏,不知如何处理,故来领教!
包:我且问你,这响马现在何处?
陈:现已拿到!
包:带上堂来,你我同审同问!
陈:带上堂来,你我同审同问!来呀!带响马!(常随抬脚欲走)回来!(低声对常随)就是那王朝!
常:是!(常随带王朝上,跪到堂前)
王:参见千岁、参见相爷!
包:这是鄙府的王朝,怎见是杀人的响马?
陈:不是贵府的王朝,焉敢杀人?
包:此话从何说起?
陈:此事你自知晓,何须问我?
包:哎呀家家!如此说来,是本宫我杀人不成?
陈:人虽不是你杀,可这杀人之人却在你府!
包:我说千岁,本宫杀人也罢,王朝杀人也罢,可该先取了他的缚绑!
陈:取了缚绑,走脱响马如何是好?
包:千岁说是你来看!走脱了响马,走脱不了开封府尹包文正!
陈:我晓得走脱不了你明公!来呀!取了缚绑!
王:谢过千岁、谢过相爷!
包:且站一旁!(对陈)驸马千岁,以为臣眼中看来,这杀人的响马不只王朝一人!
陈:噢?
包:还有这三二人!
陈:好!带上堂来,你我同审同问!
包:带上堂来,你我同审同问!来呀!带响马!(马汉欲走)回来!(低声对马汉)就是那秦氏母子!
马:明白!(马汉下,秦香莲随马汉上堂)
秦:参见相爷!
包:千岁说是你来看,这也是杀人的响马!
(陈瞥一眼秦,突然上前)
陈:推下去砍了!(包上前拦住陈)
包:慢着!问明了再杀!
陈:杀了再问!
包:问明了再杀!
陈:杀了再问!
包:杀了问鬼不成?说是你坐下去吧!(转身对秦)丹墀侍候!(包和陈返回座位)千岁要杀那一妇人,你可认得她?
陈:倒也认识!
包:她是何人?
陈:响马的家眷!
包:来么来么!他的命妻找上京来,不肯相认,反说是响马的家眷?驸马千岁,以为臣眼中看来,那位妇人不是旁人,好像是你的命妻找上京来,你说是也不是?(陈心虚,不理会包,包看一眼陈)噢?千岁不认她母子的情由,莫非害怕圣上降罪么?我说千岁,只要你将她母子认下,为臣恳求恩师王彦龄,会同六部堂官、九卿四相,上殿动本,管保你千岁无失!
陈:啊哎!好一明公!这就不是,本宫命你审理朝琦一案,你将正事不问,审来审去审到本宫我的头上来了?(对常随)宫人!打轿侍候!(与常随欲走)
包:千岁哪里去?
陈:上殿动本!
包:本动哪家?
陈:本动明公!
包:奏我者何来呀?
陈:你府暗藏响马家眷!
包:(叫板)嘿嘿,千岁哪!坐去吧!
(慢板)陈千岁不必太急遽
听为臣把话说来历
曾不记端阳节(上板)朝万岁
(二六)班房以内叙家基
提起你父母暗流泪
提起你妻子脸发黑
那时节我看你心有愧
断定你家中有前妻
你那日闻言心生气
怪道为臣把你欺
今日为臣要问你
秦氏香莲都是谁
她母子进宫去见你
你不该拳打又足踢
逼她母子离京地
又要杀她差韩琦
韩琦本是真君子
执刀自刎表心迹
她母子三人告下你
我劝你相认莫迟疑
人能回头是善意
你富贵莫忘糟糖妻
陈:(二导板)明公讲话如梦幻
(慢板)本宫有言听心间
天不幸二老早把命断
娘舅供我(上板)读圣贤
(二六)皇王爷家开科选
舅父送我去求官
幸喜得进京身荣显
木墀宫中招姻缘
我命韩琦去公干
被响马杀坏在古庙前
你不审问此案件
絮絮叨叨为哪般
包:(二六)千岁休要巧言辩
为臣把话说心间
人证物证在当面
你还想一手来遮天
陈:(带板)既然有人把冤喊
取来状纸待我观
包:(对王朝)王朝,看过民妇的状纸来!(马汉递给状纸,包接过了欲递陈)这是民妇告你的状纸!千岁你来看!(陈过来欲夺,包闪开)
陈:待我看!
包:(叫板)哎!(二六)告状人秦香莲三十二岁
告丈夫陈世美(嘿嘿)你灭门杀妻
陈:(带板)本宫听言呵呵笑(哈哈,嘿嘿,嚯呵呵呵……)
明公做事技不高
买来泼妇将我告
一品首相乱当朝
既然你说民妇好
就该认她做妾娇
包:(对陈)啊……呸!
(带板)千岁出言真可恼
气得包拯脸发烧
你依势欺人行霸道
心肠毒辣似钢刀
我劝你还是认下妻子好
假若不认妻和子
杀妻灭门罪难逃
你叫我击鼓升堂有什么好
我铁面无情岂能把你饶
陈:你铁面不铁面,无情不无情,敢把本宫我怎么样?
包:(叫板)哎!(带板)陈世美 太骄傲
好言好语他不招
叫王朝与爷击鼓升堂带原告(升堂)
我要把钢铁炉内销(白)带原告!
秦:(二六)秦香莲来泪纷纷
负屈含冤我好伤心
手拖儿女把公衙进
(秦手拖儿女进公堂,三人远看陈)
英、冬(指着陈):我那爹爹也在那里!
秦:儿呀!你还认得你那狠心的爹爹?你那狠心的爹爹不认你们了!说是你们下边玩耍,(叫板)待娘上边回话!
(二六)儿女们还把他当亲人
走上前来忙跪定
包相爷与民把冤伸
包:(带板)秦氏香莲往上跪
相爷把话说明白
我问你状告哪一个
无论他公候王爷你照实地回
秦:(带板)我告的重婚驸马陈世美
他本是杀妻害子灭门贼
包:(带板)你丈夫现在丹墀内
一口昧死无前妻
上堂去 面招对
公堂上他不敢胡乱为
秦:(带板)公堂上我领了相爷命
(拦头)再把冤屈诉分明
见强盗叫人(上板)好心痛
(二六)伤心的话儿你且听
草堂上饿死你双父母
为妻我替你送坟茔
母子们在家无度用
沿门乞讨找上京
不认我母子还罢了
强盗呀!你,你不该差人来行凶
蛇蝎心肠似袅獍
忘恩负义太绝情
问的强盗无言应
不明此冤我气不平
(带板)我这里开口骂强盗
陈:(尖板)大胆的泼妇你敢撒刁
秦:(尖板)上前再扯蟒龙袄
陈:(尖板)一足踢你归阴曹
包:(尖板)可恼驸马太横暴
你打原告为哪条
差韩琦行刺土地庙
真赃实犯你还不招
陈:(尖板)我差韩琦谁见到
包:(尖板)你的妻告状把冤消
陈:(尖板)韩琦杀人有何证
包:(尖板)现有你的杀人刀
陈:(尖板)却怎么有刀无有鞘
包:这?
陈:你说!
秦:相爷!(带板)刀鞘现在韩琦腰
包:(带板)叫王朝速同香莲找刀鞘
(秦带王下场,王拿刀鞘速再上)
王:(带板)取来了刀鞘相爷瞧
包:(尖板)大堂口当面对刀鞘
(将刀插入鞘内,反复三次)
包:嘿嘿!(掷刀在公案上)件件是实你还不招
陈:(尖板)鞘对刀来刀对鞘
刀鞘不差半分毫
陈世美观见事不妙
心生一计要脱逃
吩咐宫人忙打轿
(白)打轿伺候!(常跑下台,包向前拦住陈)
包:千岁哪里去?
陈:(尖板)我和你打本见当朝
包:(尖板)此间有人把你告
先打官司后上朝
陈:(尖板)纵然有人把我告
我当朝驸马你怎开销
包:啊嘿!(极度生气)啊!啊……
(挽袖撞陈)嘿嘿!
(尖板)漫说你的驸马到
龙子龙孙我定不饶
在头上打去他乌纱帽(打帽)
身上再脱蟒龙袍(脱袍)
你将犯官捆绑了(将陈双手反剪,搭绑绳)
(白)陈世美!
陈:包文正!
包:小儒子!
陈:黑贼呀!
包:(尖板)你本是不忠又不孝
不仁不义小儿曹
将犯官押在监牢内(众衙役举陈下)
不除民贼我不姓包
(亮相下,众衙役下)

第五场 面理

公:(尖板)常随官与我讲一遍
吓的我胆战心又寒
行来府门住车辇
常随官速快向内传
常:谁在这里?
王:做什么的?
常:公主驾到!
王:少站!禀相爷,公主驾到!
包:小心着!
(尖板)王朝传来马汉禀
(大塌板)他言说公主到府中
我这里上前忙跪定
众衙役:威!
包:(二六)王朝马汉喊一声
莫呼威 往后退
相爷把话说明白
见公主不比同僚辈
惊动凤驾理有亏
猛想起当年考文会
包拯应试中高魁
披红插花游宫内
**笑咱面貌黑
头戴黑 身穿黑
浑身上下一锭墨
黑人黑像黑无比
马蹄印长在顶门额
三宫主母有恩惠
她赐我红绫遮面额
叫王朝与爷把红绫取
(带板)三尺红绫遮面额
走上前来双膝跪
望公主赦臣无罪责
公:(二六)岚萍公主用目睁
我面前跪倒包爱卿
开封府内忙放赦
包爱卿莫跪将身平
包:(二六)叩一头 谢恩情
谢过公主把臣容
问公主不在木墀宫
驾临臣府因甚情
公:(二六)驸马今早过你府
却怎么不见转回宫
包:(二六)为臣未见御驸马
有一个犯官受法刑
公:(二六)犯罪官儿是那个
包爱卿讲来皇姑听
包:(二六)犯罪之人陈世美
秦香莲本是原告名
公:(二六)她告驸马因何故
从头至尾说分明
包:(二六)欺公主 瞒圣上
后婚男子招东床
生身父母不孝养
要杀发妻害儿郎
公:(二六)可恨驸马太不良
后婚男子招东床
我有心不救御驸马
金枝玉叶守空房
我有心搭救御驸马
国王家女儿落偏房
罢罢罢先救驸马命
然后和他论短长
既然有人把他告
带来原告问端详
包:(带板)公主与我要原告
这案官司有了苗
秦氏香莲一声叫(白)唤香莲
相爷把话说根苗
大堂口落下五彩轿
内坐公主贵华娇
上前去 实言告
把你的冤屈诉一遭
秦:(二导板)包相爷与我讲一遍
(慢板)秦香莲抬头仔细观
大堂口落下金车凤辇
(二六)见一女子坐内边
梳装打扮多妖艳
前呼后拥甚威严
昂然打坐不招面
她把我民妇下眼观
国王家女儿娇养惯
她怎知百姓受可怜
我有心上前把她见
谁在后来谁在先
她富贵来我贫贱
贫而有志秦香莲
大模大样一旁站
她问我一声应一言
公:(二六)稳坐车辇向外看
见一位贫妇站面前
头上缺少帕儿苫
身穿一领补丁衫
腰系罗裙少半片
她和乞儿是一般
家住哪州并哪县
张王李赵说实言
秦:(叫板)你听!
(二六)家住湖广钧州府
陈家庄上有家园
我丈夫名叫陈世美
我本是他妻秦香莲
公:(二六)驸马并无妻和子
你为何疯言浪语把他攀
秦:(二六)我夫妻结发十余载
所生一女并一男
公:(二六)贫妇讲话理不端
是非颠倒似疯颠
你本是百姓人家身贫贱
见公主不跪为那般
秦:(紧二六)今日仇人在当面
那有好话对她言
休夸你富贵穿绸缎
做出事叫人下眼观
国王家女儿你学下贱
你不该下嫁后婚男
先娶我来我为正
后招你来你为偏
我乃一正你乃一偏
下得车辇跪在我面前
口称姐姐理之当然理应你拜参
公:(带板)好一大胆秦香莲
敢和公主论正偏
常随官儿一声唤
你先打泼妇四十鞭
秦:(带板)仗势欺人成习惯
无故打人为那般
包相爷何不快救难
包:(尖板)上前忙把宫人拦
莫要打来一旁站
(拦头)问公主打她为那般
公:(慢板)贱人和我(上板)争大小
因为此事动了刑
包:(二六)大小二字怎样讲
公主说来为臣听
公:(二六)她言说先娶她她为正
后招我来为小星
包:(二六)秦氏讲话理由正
你应该和她姐妹称
公:(二六)我本是金枝玉叶国王女
怎和她庶民百姓一般同
包:(二六)百姓也是娘生养
那点与人不相同
她虽身贫有血性
不过未曾(双锤)生皇宫
公:(双锤)开言再问包爱卿
偏袒秦氏因甚情
包:(双锤)秦氏讲话理由正
公主讲话理不通
公:(双锤)你向秦氏因何故
陈世美杀妻害子罪非轻
包:(双锤)你能问他什么罪
定赴铜铡不留情
公:(双锤)当朝驸马你焉敢
包:(双锤)龙子龙孙以律行
公:(双锤)我要传令把秦氏斩
包:(双锤)为臣在此你不能
公:(双锤)要斩要斩实要斩
包:(双锤)不能不能实不能
公:(双锤)欺君罔上包文拯
包:(双锤)理直气壮为百姓
公:(双锤)你敢和我见国太
包:(双锤)哪怕上殿见主公
公:(双锤)我把原告让与你
包:(双锤)请!请!请!我让公主你前行
公:(带板)好一大胆大包文正
气的岚萍脸发红
常随催车莫久停
先与我**说分明
包:(带板)国王家女儿太任性
一味循私不顾公
漫说搬来龙国太
宋王爷到来我不容

第六场 辨理

国:(尖板)皇儿对我一声禀
(带板)言说驸马受法刑
行来府门住车辇
再叫宫人你当听
速快传来往内禀
你就说本后到府中
常:谁在这里?
王:做什么的?
常:国太驾到!
王:禀相爷!
包:讲!
王:国太驾到!
包:哎呀,不好!
(尖板)府门上銮驾摆成队
(拦头)旗锣伞闪耀光辉
他来的都为(上板)陈世美
(二六)尽是皇亲与国戚
看他们牵枝连叶都有为
不管百姓受委屈
走上前来双膝跪
望国太赦臣礼有亏
国:(二六)有本后 观分明
我面前跪倒包爱卿
开封府里忙放赦
包爱卿莫跪把身平
包:(二六)忙叩头 谢恩情
谢过国太把臣容
问国太不在深宫院
驾临臣府因甚情
国:(二六)驸马清早过你府
却怎么不见转回宫
包:(二六)为臣未见御驸马
有一个犯官受法刑
国:(二六)犯罪官儿是哪个
包爱卿讲来本后听
包:(二六)犯罪之人陈世美
秦香莲本是原告名
欺公主 瞒圣上
重婚驸马(双锤)罪非轻
国:(双锤)我劝你先将驸马放
包:(双锤)陈世美杀妻害子岂能容
国:(双锤)驸马犯罪刑几等
包:(双锤)定赴铜铡不留情
国:(双锤)不念驸马念公主
包:(双锤)念公主百姓冤不明
国:(双锤)不念公主念本后
包:(双锤)龙国太要念我学生
国:(双锤)不念本后念万岁
包:(双锤)圣上要念臣尽忠
国:(双锤)若能救得驸马命
把你的官儿再往上升
包:(双锤)国太讲的哪里话
把我当做小玩童
既不能战又不能征
不能上阵去领兵
臣无有功不愿升
无故升官为哪宗
国:(双锤)不要你战不要你征
只为我卿坐官清
包:(双锤)臣官清国太怎知晓
国:(双锤)黎民百姓有颂声
包:(双锤)黎民百姓说臣好
秦香莲她是个野百姓
国:(带板)好一大胆包文正
本后面前敢高声
再敢与我胡争论
扯你上殿见主公
包:(带板)国太讲话理不通
他把包拯当玩童
王朝马汉一声叫
董成薛霸听分毫
将铜铡摆在丹墀内
一霎时相爷要动刑
国:(双锤)用手儿拉住包爱卿
本后把话说分明
凡事需要留余步
为何如此太绝情
秦香莲本是老百姓
你的话儿她敢不听
叫她母子回家去
多给银两把冤债清
包:(拦头)龙国太为救(上板)驸马命
(二六)叫我卖法送人情
明知香莲有血性
岂能见银冤不鸣
(带板)叫王朝看过俸银三百两
(白)唤香莲
(双锤)开言来再叫秦氏香莲听
我有心准了你的状
国太公主闹轰轰
赐你纹银三百两
拿回家去养儿郎
送儿南学把书念
只读诗书莫做官
你丈夫不把高官坐
焉能骨肉自相残
忙吩咐香莲下堂口
我也要辞朝不做官
香:(紧带板)听罢言来心冷淡
怀抱顽冰满腹寒
人说包公是铁面
谁知尽是哄人言
三百两银子摔当面
放声大哭叫苍天
(滚白)我叫叫一声天啊天啊!你看我民妇人冤枉甚大,州县衙门管它不下!闻听包相爷执法如山、不避权贵、与民伸冤、为国除害!是我不顾生死前来托天、哀哀上告,谁知他也是官官相卫了!我叫叫一声包相爷,包相爷!事到如今,我也不要你的银两!我也不要你与我伸冤!但求相爷将我,一刀两断,也免得叫相爷为难了!
包:(尖板)包文正心内似火烧
秦香莲大堂放声嚎
又是哭来又是叫
一句话来一把刀
龙国太你也听得见来是看得到
此事叫臣怎开销
我要为民除害把国保
百姓无冤江山牢
这案官司断不了
有何面目在当朝
王朝马汉一声叫
董成薛霸听根苗
将犯官押在铡口道
负心人我叫他归阴曹
国:(带板)包拯那里怒冲冲
霎时驸马难逃生
着忙了将手放铡口
我看他怎样来动刑
王:国太护铡!
包:(尖板)王朝马汉一声报
国太护铡难下刀
龙国太值得她的龙凤爪
难道我舍不得这黑头脑
在头上卸去乌纱帽(脱帽)
身上再脱蟒龙袍(解玉带)
走进铡口将身倒
(白)龙国太!
国:包文正!
包:陈世美!
陈:黑贼呀!
包:咱三人做鬼路同一条
国:(带板)骂声包拯太横暴
欺压本后犯律条
我扯你上殿见分晓(拉包)
包:开铡!
秦:相爷!
(幕闭)
全剧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