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腔戏曲大全-秦腔视频-秦腔下载-秦腔商芳会

秦腔《三滴血》虎口缘唱词欣赏

2013-03-15 16:25 来源: 秦腔戏曲网 浏览: 我要评论 字号:

摘要: 秦腔《三滴血》唱词 周天佑:到处寻父寻不见,心中好似钢刀剜.听说五台神灵验,且到山上来求签. (白)猛虎下山,待我速速躲避. 贾莲香:爹娘啊! 周天佑:小姑娘,小姑娘!姑娘醒得.莫要怕,老虎被我打跑了。 贾莲香:多谢相公救命只恩! 周天佑:好说,这一姑娘,你是...

秦腔《三滴血唱词

周天佑:到处寻父寻不见,心中好似钢刀剜.听说五台神灵验,且到山上来求签.
(白)猛虎下山,待我速速躲避.
贾莲香:爹娘啊!
周天佑:小姑娘,小姑娘!姑娘醒得.莫要怕,老虎被我打跑了。
贾莲香:多谢相公救命只恩!
周天佑:好说,这一姑娘,你是哪里人氏?因何到此?
贾莲香:相公请听啊!
家住在五台县城南五里,
周天佑:她也是五台县人.
贾莲香:田舍俱在周家堤
周天佑:噢!你也是周家堤人氏?
贾莲香:随父进城到此地,从早直到日偏西.谁料猛虎出崖底,爹娘和奴两失迷.穿林越涧自逃避。不辨南北与东西。生死关头幸遇你,虎口里得生甚感激.
周天佑:说来说去,你原是我的乡党,我也是五太县周家堤人氏.
贾莲香:你即与我同村,我怎么不认得?
周天佑:小姑娘不知,我是随着父亲刚从陕西回家,未曾立足,家中便生事端,因而不曾相识.
贾莲香:你莫非就是我家隔壁周老伯之子?
周天佑:认得不错.只是我父亲现在尚无下落,我还要上山求签寻找我父.小姑娘在此等候你家父母,我便去也!
贾莲香:相公
叫相公留步且慢去,你若去了我何依?
周天佑:这是小姑娘,你将我拉住是怎的/.
贾莲香:你看这空山无人,我不拉你,可再拉何人呀?
周天佑:唉!只管对你讲说,我父尚无下落,我还要上山寻找,说是你快快撒手!
贾莲香:我二老也不知下落.
周天佑:你二老不知下落,就该自己去找,你将我拉住却是怎的?
贾莲香:你帮我把我二老寻着,我放你走就是了。
周天佑:你看为难不为难,我如今连我老人也寻不见,谁还顾得找寻你老人哩!天色不早,我还等着走哩.
贾莲香:相公你着一去,老虎再来了,我倒是该死吗该活呢?
周天佑:老虎已经被我打死了,你再莫要胆怕.
贾莲香:老虎走了,一会儿再来个狼,那我越发地不得活了.
周天佑:哎哎哎!你不见老子你见娘,前怕老虎后怕狼,难道说叫我在此给你等着打狼不成?哎呀,你丢开.
贾莲香:好我的哥哥呢写些,咱们都是乡党么,难道你连这点忙都不帮吗?你若一去,我便不得活了.
周天佑:今天真晦气,遇见这个冤孽.
贾莲香:未开言来珠泪落,叫声相公小哥哥。
周天佑:你不要把我叫哥哥,我把你叫姐姐得行?
贾莲香:空山寂静少人过,虎豹豺狼常出没.除过你来就是我,二老爹娘无下落.你不救我谁救我?你若走脱我奈何?常言说救人出水火,胜似焚香念弥陀.
周天佑:你把我哭的我也心软了.
你二老霎时无去向,我的父不知在哪方.你在一旁哭声放,我在一旁痛肝肠.孤
儿幼女相依傍,同病相怜两情伤.猿啼鹤涕山谷响,我也觉得心惊慌.
(白)如此我随你一同前往,寻找你那二老爹娘,也就是了.
贾莲香:如此走啊!
我随你缓步向前走,
周天佑:想起爹爹泪交流.
贾莲香:可怕猛虎山中吼,
周天佑:想起狗官恨不休.
贾莲香:两腿疼痛难行走,
周天佑:只间日落西山头.
(白)眼看天色已晚,你怎么坐地不动?
贾莲香:两腿疼痛,我走不动了.
周天佑:这般时候,你不挣扎前行,难道今晚在此等着喂老虎不成吗?
贾莲香:我实在走不动了.
周天佑:你实在走不动了,我也没法,你就在此孤坐,我便去也.
贾连城:这一少年好有不是,我四路寻找女儿,你却在此将她拦住,拉拉扯扯,成何事体?
周天佑:唉!唉!唉!这真是把人冤枉死了.
贾莲香:人家是好人,你再不要冤枉人家了.不是人家,早叫老虎把孩儿噙着去了.
贾连城:\噢!原来如此
甄 氏:/
贾莲香:爹娘把他当就何人?
贾连城:\有是何人?
甄 氏:/
贾莲香:他便是咱隔壁周老伯之子,刚从陕西回家,家中生了变故,因寻找他老人在此相遇。你不给人家道谢,怎么反见怪起人家来了.……
贾连城:原来如此.老夫适才多有莽撞,相公千万莫要见怪.
周天佑:岂敢,岂敢!
贾连城:你父子遭遇,老夫一概尽知.来来来,这是纹银十两,那去作为盘费,也好寻找你父.
周天佑:皑……这个
贾莲香:十两银子如何打发得下?
周天佑:小生正在危急之处,这十两银子也不敢推辞。老伯转上,受我一拜.
贾连城:不拜,不拜.
贾莲香:莫见过啥,十两银子,就叩头呢.
贾连城:儿呀,你看咱和他房连基,地连界,论理你还把人家叫哥哥哩.况且又救了你的性命,快快上前拜见你家哥哥.
贾莲香:当真成了哥哥了.
贾连城:快快上前拜过.
贾莲香:哥哥呀!
多亏你虎口救下我,妹妹上前拜哥哥.
周天佑:一时侥幸免大祸,小姐何必礼让多!
甄 氏:……
贾连城:……
贾连城:噢噢噢,我明白了.相公,你和我家姑娘,从此就认作兄妹了.
周天佑:是的.
贾连城:她从此就把你叫哥哥哩.
周天佑:那是自然.
贾连城:以老夫之见,就叫她把你叫上一辈子哥哥.
周天佑:那何待说?
贾连城:不是这样说,不是这样说.
周天佑:是这样说?
贾连城:她暂时把你叫哥哥,以后就不要叫咧.
周天佑:不叫也不要紧.
贾连城:哎,哎,哎,这话总没说明白.
甄 氏:……
贾连城:哎!听我给你打破说,你二人今日认作兄妹,异日便为夫妻,老夫当面许亲,绝不食言.你意下如何?
周天佑:这, 老伯如此厚爱,小生何敢推辞.(施礼介)
贾莲香:(背语)十两银子都叩头,这就该叩头,才作了个揖,连轻重都按不住.
贾连城:你看那边有座小庙,你我就在庙内暂宿一宵,明日一同上山.
贾连城:\上山不料得佳婿,
甄 氏:/
周天佑:寻不见爹爹好惨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