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腔戏曲大全-秦腔视频-秦腔下载-秦腔商芳会

秦腔《二堂舍子》剧本唱词

2013-03-16 17:43 来源: 秦腔戏曲网 浏览: 我要评论 字号:

摘要: 秦腔《二堂舍子》剧本 剧中人物 刘彦昌——须生 王桂英——正旦 沉香——娃娃生 秋哥——娃娃生 (刘上) 刘:(念)居官在洛州,转眼十数秋。下官刘彦昌。 (沉香,秋哥内喊“打……打”上,到门口,沉香不敢进,秋哥欲进,沉香拉住,被刘发现) 刘:嗯! (沉、秋无奈...

秦腔《二堂舍子剧本
剧中人物
刘彦昌——须生
王桂英——正旦
沉香——娃娃生
秋哥——娃娃生
(刘上)
刘:(念)居官在洛州,转眼十数秋。下官刘彦昌。
(沉香,秋哥内喊“打……打”上,到门口,沉香不敢进,秋哥欲进,沉香拉住,被刘发现)
刘:嗯!
(沉、秋无奈进,拜见)
沉、秋:参见爹爹。
刘:儿啊,天色尚早,不在学堂读书,回家作甚?
沉、秋:爹爹,孩儿将人打死了!
刘:(惊)你们把何人打死了?
沉、秋:爹爹,我们把秦官保打死了!
刘:哎呀!
沉、秋:爹爹!爹爹!(急扶)
刘:(唱)听一言吓得我魂飘荡,忽听得耳边唤声忙。
我慢慢睁开愁眉眼,一双冤家站两旁。
父命你弟兄把书念,竟敢大胆把人伤。
误伤别人还可原谅,打死秦郎祸怎当?
他的父在朝为国舅,该着为父我见阎王。
(白)秦官保是你们哪个打死的?
沉香:是我打死的!
秋哥:是我打死的!
沉、秋:是我,是我,是我。
刘:哎!
他弟兄二人争偿命,倒叫彦昌好心疼。
我有心舍了沉香子,难忘圣母大恩情。
我有心舍了秋哥子,王氏夫人可答应。
千难万难难住我,此事儿叫我心不宁。
这件事儿我不管,一概推与王夫人。
(白)儿呀,快快有请你娘。
沉、秋:孩儿有请母亲。
王:哎,来来来了。(上)
(唱)忽听二堂喊声起,急忙上前观仔细。
行步儿来在二堂里,只见老爷泪悲啼。
莫不是案卷难住你?为了公事又何必。
莫不是一双冤家不听训?教子不到怪为妻。
这不是来那不是?你与为妻说分明。
刘:唉呀夫人,大事不好了!
王:何事惊慌?
刘:孩儿们打伤人命了。
王:他们将何人打死了?
刘:他们…他们…把秦官保打死了。
王:哎呀!(昏倒)
(唱)听一言来吓破胆,颤惊惊倒在二堂前。
慢慢睁开愁眉眼,谁是谁非问一番。
(白)哎呀老爷!你可曾问过这人是他们哪个打死的。
刘:是我方才问过,秋哥言道,这人是他打死的。
王:老爷,以为妻看来,这人莫不是沉香打死的。
刘:是秋哥打死的当真!
王:是沉香打死的是实!
刘:如其不然,你问秋哥,我问沉香。
王:也好!秋哥过来。
刘:沉香过来。
王、刘:你父(你娘)问道这人是谁打死的?你就说是沉香(秋哥)打死的。记下!
刘:夫人,是我问过沉香,沉香言道,他在一旁看书,这人是秋哥打死的!与沉香无关。
王:老爷,是我问过秋哥,秋哥言道,他在一旁玩耍,这人是沉香打死的!与秋哥无关。
刘:如其不然,你问沉香,我问秋哥。
王:也好!沉香过来。
刘:秋哥过来。
王、刘:为娘(为父)问你,这人是你们哪个打死的?
沉、秋:(同)是我打死的!
王、刘:(同)你用什么将人打死?
沉、秋:(同)我用书本(砚台)将人打死的。
王、刘:(同)打死人可要偿命。
沉、秋:(同)孩儿情愿偿命。
王、刘:(同)你不怕死?
沉、秋:(同)不怕死!
王、刘:不怕死我儿是个好的,说是罢罢罢!
刘:夫人我明白了。
王:你明白什么?
刘:人当真是秋哥打死的,与沉香无关。
王:人当真是沉香打死的,与秋哥无关。
刘:秋哥用砚台将人打死,沉香用什么将人打死?
王:沉香他,他,他……他用书本将人打死。
刘:(冷笑)来嘛,来嘛,这书本能有多大力量,还能把人打死?
王:老爷,岂不知前世的怨恨,一口气都能把人吹死,何况一个书本。
刘:不在你的口巧。
王:不在你的舌辩。
刘:夫人,我看你今天有些不公!
王:我看你有些心偏!
刘:也罢!如其不然你再去问过秋哥。
王:住住住了,我又何必再问?这人既不是秋哥打死的,也不是沉香打死的,分明是我王桂英打死的!老爷,说是你拿绳来。
刘:要绳何用?
王:将为妻绑了,送往秦府抵命。
沉香:娘。
王:奴才!(打沉香耳光)
刘:住了。问他也在你,不问他也在你,你打他者为何?你打他者为何?
王:不是他,焉能连累秋哥。秋哥,娘心疼的儿呀!
刘:沉香,儿呀!
(滚白)我叫叫一声沉香沉香,父的儿呀,你看那秋哥叫父有父,叫娘有娘,你虽然有父,你娘她在哪里?
(唱)刘彦昌哭得两泪汪,怀抱着娇儿小沉香。
官宅内不是你亲生母,你母是华岳三娘娘。
自从那年王开选,为父我投考奔帝邦。
闻听你母多灵验,华岳庙抽签问吉祥。
连抽三签无上下,将诗留在粉壁墙。
出得了岳庙遇大雨,因避雨招亲在戴贤庄。
你母亲赠银三百两,在长安科场把名扬。
奉旨雒州把任上,路遇妖怪把父伤。
你母亲驾云从天降,宝莲灯救父出祸殃。
你舅舅杨戬火气旺,怨你母私配凡夫刘彦昌。
将你母压在华山下,华山之下产儿郎。
多蒙灵芝把你救,父子才得聚一堂。
父把这来历对儿讲,还要你自己做主张。
想起了往事我恨又恨,
王:(夹白)你恨将哪个?
刘:(唱)我恨只恨华岳的三娘娘。
王:(白)你住了吧,你我夫妻邙山遇妖,不是圣母搭救,哪有今天,将恩不报反来为仇,看将起来,你才是个无义之人!
刘:噢,夫人,事到如今,你还能记得起她吗?
王:救命之恩,怎能忘记呀!
刘:哦!夫人呀!
(滚白)我叫叫一声王夫人,王氏妻,想我从前邙山遇见妖怪,她就不该救我。那时节被妖怪把我吞咽,焉有今日这样作难之事了?沉香,无有亲娘的儿呀!倘若你母在堂,岂肯让为父作难了。
(唱)二堂里哭煞刘彦昌,是何人能解我心上的愁焦。
王:好不难煞人了!
(唱)老爷哭得实伤情,倒叫桂英心不宁。
他为圣母恩情重,难道我忘了邙山显神灵。
开言我把老爷奉,为妻有言听心中。
本当舍了沉香子,实难忘儿母大恩情。
有心舍了秋哥命,难道儿是风吹成。
左难右难难煞我,二堂里难煞王桂英。
刘:(白)沉香,无有亲娘的儿呀!
王:(唱)狠狠心舍了秋哥子,不让沉香偿性命。
刘:夫人,你倒拿话哄着谁来嘛…………
王:为妻情愿对天盟誓!
刘:沉香,还不与你娘跪了!
王:王桂英提衣跪倒地,过往神灵在上听。
倘若舍子有二意,死在六月肉化脓。
刘:(唱)夫人舍子情义重,海角天涯你快逃生。
送走沉香逃了命,看见秋哥好心疼。
沉香是我亲生子,难道秋哥是螟蛉。
手心手背都是肉,割去哪边都心疼。
我有心再放秋哥走,秦广和我罢不成。
狠狠心用绳将儿绑,
王:(唱)拉住老爷不放松。
沉香既然逃了命,怎忍秋哥受法刑。
我劝你父子都逃走,秦家拿人我应承。
粉身碎骨我情愿,但愿你父子得逃生。
刘:(唱)夫人讲话道理正,岂肯送儿虎口中。
这圆领纱帽有何用,我情愿携妻带子远逃生。
夫人、秋哥,咱们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