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腔戏曲大全-秦腔视频-秦腔下载-秦腔商芳会

秦腔《花亭相会》任哲中、苏蕊娥版完整唱词

2013-04-20 14:35 来源: 秦腔戏曲网 浏览: 我要评论(2条) 字号:

摘要: 秦腔《花亭相会》完整唱词(含所有道白) 任哲中、苏蕊娥版 宋时,高文举得中状元,奸相温通慕其才,强招为婿。高文举不忘发妻张梅英恩惠,暗修家书欲搬来京。温通得知,将家书改为休书。梅英接书赴京寻夫,途中贫困,自卖其身,进入温府,充作丫环,期间屡受虐待,被打入花园为...

秦腔《花亭相会》完整唱词(含所有道白) 任哲中苏蕊娥

宋时,高文举得中状元,奸相温通慕其才,强招为婿。高文举不忘发妻张梅英恩惠,暗修家书欲搬来京。温通得知,将家书改为休书。梅英接书赴京寻夫,途中贫困,自卖其身,进入温府,充作丫环,期间屡受虐待,被打入花园为役。一日与高文举花园相会,各叙衷情,并对玉怀,夫妻怕认。文举诉包丞处,温通削职为民,文举、梅英团聚。

高:前面走的是高文举
张:后边紧随张梅英
高:高文举偷眼把她看
张:张梅英后面观貌容
高:观丫鬟好象梅英姐
张:观状元好象高学生
高:这才是柳叶弯眉杏子眼
张:连自己人儿认不清
高:高文举打坐花厅上
张:张梅英提衣跪流平
高:丫鬟上来
张:有
高:住城住乡,与状元老爷讲说一遍,我也好周济与你
张:状元请听

无义的强盗坐一旁,立逼梅英表家乡
奴家住琢州在范阳~~~~
高:啊,好一精细伶俐的丫鬟,
清知下官是涿州范阳人氏

你也言道,你也是涿州范阳人氏,

莫非想和下官攀一乡里不成
张:小丫鬟不敢
高:哎,说什么不敢,我有一辈古人对你讲说,你可愿听
张:状元请讲
高:丫鬟你听~~~

昔日梁王好贤,子贡先生好善
君臣二人约在都岗寺院饮酒玩棋
饮酒玩棋中间,忽然常随小官禀到

言说是有子贡先生的乡里求见
子贡先生听得其言,低头不语,闷闷不乐
梁王问到,言说是卿啊卿啊,你和寡人一起饮宴

因为何事,低头不语,闷闷不乐
子贡先生言到:臣和我主一起饮宴,
忽然常随小官禀到,言说是有臣的乡里求见,

臣有心迎见我那乡里,臣我有慢君之罪,
臣有心不迎见我那乡里,臣恐慢怠了我那乡里,
因而低头不语,闷闷不乐

梁王乃是大贤,急忙放赦,君臣二人手拖手,肩靠肩
已在都岗寺院连走了数回,不见子贡先生的乡里

梁王问到,言说是卿啊卿啊,怎么不见你的乡里
子贡先生言到:要问臣的乡里,我主你往大佛殿下瞧,
穿亵衣,戴小帽,那就是臣的乡里

梁王将子贡先生的乡里看了一遍,
但见衣不遮体,貌不压人,
仰面朝天,豁掌大笑,

笑得子贡先生满脸通红,抓笔在手,留诗一联,上写:
美不美泉中水,亲不亲故乡人

香花不离底生草,乡里见了乡里亲
官去衙门在,水去石头存
离家三五载,焉有不亲人

住城住乡,乡里缓缓地讲来~~~
张:状元请听~~~

离城十里张家庄
高:你父何名
张:我的父人称张百善
高:你母呢
张:我的母高氏人称贤
高:兄妹几人
张:上无兄来下无妹

所生下梅英是孤单
高:配夫何人
张:自幼儿配夫高文举
高:有何瓜葛
张:姑表姐弟结成亲

他那二老去世早,送在我家把身存
我的父待他如瑰宝,我的母待他如亲生
张梅英待他亲兄弟,送在南学把书攻

高文举读书一更天,梅英打茶润喉咽
高文举读书二更天,梅英磨墨膏笔尖
高文举读书三更天,梅英添油拨灯盏

高文举读书四更天,梅花篆字奴教全
高文举读书到五更,梅英陪他到天明
大比之年王开动,举家人送他求功名

性喜得上京得高中
把一张休书捎回奴家中,捎回奴家中~~~
高:啊,你且低头,待我思忖.这却不对啊,

我与我姑父姑母捎的平安家书,却怎么成了休书,
其中必有缘故,啊,这位丫鬟,
张:有

我来问你,二老见书喜怒如何
张:状元请听
我的父见书冲冲怒,我的母见书骂梅英
张梅英上前接书信,观见笔体大不同

我族下兄弟叫张义,姐弟双双找上京
进京来路过苏家岭,苏龙苏虎逞英雄

可怜把张义兄弟他杀坏,强霸梅英要把亲成
高:啊,我且问你,你从了无有
张:啊~~~
自幼看过烈女传,梅英宁死不依从

天生贼婆恩情重,他送我后山逃进京
进京来歇在张三店,花了店主人银几升
店主人待人十分好,店婆儿怀揣杀人刀

朝日吵来暮日闹,朝吵暮闹要银升
逼得梅英无计用,怀抱上标草我自卖本身

我自卖本身
高:啊~~~,何人将你买去
张:啊~~~
温相府无有丫环用
他买奴侍奉少夫人

未进门待我还罢了
一进家院变了心
一日无事打三顿
三天九顿不离身
头上的青丝她剪去

五官损坏花貌容
官官相卫找着问
不见兄弟高学生
假若见了高文举

我咬他一口我问他一声
高:这个~~~
听罢言来问罢信
原来是恩姐找上京
我有心上前把姐认

诚恐怕温府晓其情
放心不下我两廊边看
静静悄悄无人声
走上前来忙跪定

把恩姐不住地口内称
张:下跪的状元是那个
报上名来丫环听
高:恩姐把弟误记了

弟本是上京的高学生
张:听说是来了高文举
仰迈脸儿不招承
高:我先问二老好不好

恩姐你安宁却安宁
张:好不好是奴双父母
说安宁焉能找上京
高:弟问二老是孝敬

恩姐恼弟因甚情
张:我问你谁家外甥谁家子
在谁家门里长成人
高:弟本是康家外甥高家子

在张家门里长成人
张:你的名师是那个
梅花篆字谁教成
高:家境贫未把名师请

恩姐本是弟先生
张:小房里话儿怎样讲
在二老堂前怎样称
高:小房的话儿我不敢讲

二老堂前姐弟称
张:照这话姑表姐姐
我打我打,我打得你
打你个孝不孝来忠不忠
高:恩姐问的是正理

打的弟里黑外不明
张:高文举来心儿高
坐官不把家书捎
高:八月十五中皇榜

重阳佳节把书捎
张:不提捎书还罢了
提起捎书恼人心
张氏女来心儿焦
怀内忙把休书掏

一张休书倾在地
强盗拿去仔细瞧
高:高文举来吃一惊
在地上捡起书一封
恩姐面前不敢动

拿在廊下观分明
上写着拜拜拜拜
张:强盗你将眼瞎了
那有个拜字书上留
高:恩姐骂的眼花了

连两个草字认不清
我不念拜字念上字
上书涿洲范阳人
张老汉 张老婆
老汉老婆听我说

文举你家把书攻
一样儿女两看承
如今文举身荣贵
把你家女儿另许人
是何人把我的家书改

害的我姐弟夫妻不相逢
张:状元的书信谁敢改
花言巧语你哄谁来
高:我说此话你不信

情愿对天把誓盟
张:人把良心都死了
你对那个把誓盟
高:恩姐讲话差又差
立逼的文举把誓发

高文举提衣跪地下
过往的神灵听心下
假若我还对姐有假
死在了荒郊被雷抓
张:啊~~~,见得兄弟盟罢誓

疼烂肝花裂碎心
我有心不把兄弟认
我的终身靠何人
罢罢罢扶起小兄弟

是是是,姐姐我屈了你的心
高:恩姐~~~,恩姐不必两泪汪
自有文举作主张
明天与你写纸状
开封府里大报冤枉

头一状告倒温承相
私改家书命有伤
二一状告倒温秀英
她把恩姐当梅香
三状你把文举告

贪恋新欢忘糟糠
姐弟夫妻把计定

包相爷堂前把冤明
高:高文举上京求官
张:张梅英多受磨难
高:幸喜得姐弟夫妻今相见
张:兄弟呀
高:恩姐
张:玉兰扇坠万古流传
高:哎呀好,好一个玉兰扇坠万古流传,恩姐请在下边请
张: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