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腔戏曲大全-秦腔视频-秦腔下载-秦腔商芳会

秦腔传统剧《朱春登放饭》唱词曲谱

2013-05-13 11:46 来源: 秦腔戏曲网 浏览: 我要评论(1条) 字号:

摘要: 秦腔《朱春登放饭》唱词曲谱 朱春登——须 生 赵景棠——正 旦 朱 母——老 旦 中 军—— 净 巡 风—— 丑 四 卒 朱 母: (内白)罢了苦!苦!!苦哇!!! 赵景棠: (内白)罢了苦!苦!!苦哇!!! [赵扶母上。 朱 母: (唱)儿替他叔父去从军,...

秦腔《朱春登放饭唱词曲谱

朱春登放饭

朱春登——须 生 赵景棠——正 旦
朱 母——老 旦 中 军—— 净
巡 风—— 丑 四 卒
朱 母: (内白)罢了苦!苦!!苦哇!!!
赵景棠: (内白)罢了苦!苦!!苦哇!!!
[赵扶母上。
朱 母: (唱)儿替他叔父去从军,
我婆媳被迫逃出门。
赵景棠: (唱)日每间乞讨苦受尽,
实可恨婶娘狠毒心。
朱 母: 这是媳妇!
赵景棠: 婆婆!
朱 母: 你看为娘三餐未曾用饭,好不饿煞娘了!
赵景棠: 啊!婆婆,闻听人说,有一侯爷在此放饭,你我婆媳去到那里求得一盏半
碗,好与婆婆充饥。
朱 母: 如此搀娘来!
赵景棠: 婆婆扎挣些。(半圆场)啊婆婆!那边有一土台,婆婆请坐上边,待媳妇
上前求饭。
朱 母: 快去!
[巡风暗上。
赵景堂: 大爷请来见礼了!
巡 风: 你说你的话。
赵景棠: 啊大爷!你看我家现有八旬老母,整整三餐未曾用饭,望求大爷,将那剩
菜剩饭,舍我贫妇人一口半碗,好与我婆婆充饥了。
巡 风: 哎!要饭你也没长眼睛,也不看啥时候了,早饭已过,午饭未到,若到午
间,给你个双份。
赵景棠: 哦!偏不偏来的就不凑巧。
朱 母: 好不饿煞娘了!
赵景棠: 罢了大爷,大爷,唉!大爷呀!
(滚白)我叫一声大爷大爷,你看我家有八旬老母,三餐未曾用饭,望求大
爷有那些吃不了的剩菜剩饭,舍与我婆婆一碗半盏,只要能救我婆婆性命,
贫妇人纵死九泉,我也是感恩不尽了。
巡 风: 起来起来!这一妇人哭的真个可怜,你且站了。有请副爷!
中 军: (上念)侯爷放饭济贫穷,
慰母抚养在天灵。
何事?
巡 风: 席棚外边来了二位妇人,前来讨饭。
中 军: 对她讲说:早饭过了,午饭未到,若到午间给她个双份。
巡 风: 小人也是那样讲说,是她言道家有八旬老母,三餐未曾用饭。
中 军: 真倒可伤,厨房去讨。
巡 风: 是!厨房听着!(内应)可有剩菜剩饭?
[内白:“有侯爷剩下半碗干饭,还有两个肉丸子。”
巡 风: 好好好!这一妇人还有口福。(进而复上)给,这有侯爷剩下半碗干饭,
还有两个肉丸子。给端上,快接!
[赵欲接碗又退回。
巡 风: 这一妇人咋不接碗呢!噢!没看出这一妇人穷得还有志气。
[将碗放在地上,赵取碗。
赵景棠: 婆婆请来用饭!
朱 母: 快拿来!
[朱母接碗急吃,赵看碑碣。
赵景棠: 婆婆慢用。你看好象来在咱家坟茔了。
朱 母: 你怎知晓来在咱家坟茔了?
赵景棠: 媳妇那年过门,跟随我丈夫上坟祭祖,碑碣上边有字,媳妇我将它记下了。
朱 母: 怎么说你将它记下了?
赵景堂: 正是!
朱 母: 待娘看过,搀娘来!
赵景堂: 婆婆扎挣些。
巡 风: 哎呀!半碗干饭吃的还游山玩景呢!
朱 母: (念)上松柏罩顶,
下有碑碣为证。
这一旁朱龙,那一旁朱凤。啊!(滚白)我可莫说朱龙朱凤,我把你两个
死鬼,自从你二人去世之后,我儿春登替他叔父从军在外,一去十载无有
音信,不知哪家大人来在我家坟茔放饭,哪是放饭,分明是欺压我朱门无
人,看在其间好不气、气煞人了!
巡 风: 小心着,手不要颤,看把碗打了。
[朱母将碗打在地上,四卒、朱春登上。
朱春登: 啊!娘啊!
(闻吵声出棚看破碗,看朱母,看中军,思考,坐)中军!
中 军: 在!
朱春登: 席棚外边何人嚷吵?
中 军: 席棚外边二位妇人前来讨饭,小人与她半碗剩饭,是她放饭不用,抓住碑
碣啼哭,将碗盏也损坏了。
朱春登: 想必你难为与她?
中 军: 小人不敢。
朱春登: 呔!你不曾难为与她,她焉能放饭不用,抓住碑碣啼哭,来!
四 卒: 在!
朱春登: 将中军推下枷打!
中 军: 慢着侯爷!你将席棚外边二位妇人唤来问个明白,倘若小人难为与她,慢
说枷打,就是立劈坟茔,我也死而无怨。
朱春登: 哼哼哼,问到实处,我定不轻饶。来!
四 卒: 在!
朱春登: 将中军捆绑一旁。(卒捆中)军唤巡风的!
四 卒: 侯爷唤巡风的!
巡 风: 来咧!来咧!参见侯爷!
朱春登: 这是巡风的,你去对席棚外边二位妇人讲说,就说她放饭不用,抓住碑
碣啼哭,惊动侯爷,侯爷命她或老或少一人进席棚答话,速去!
巡 风: 是。(欲走)
朱春登: 回来!不要难为与她!
巡 风: 是。(出棚)呔呔呔!二位妇人福薄命浅,吃了舍饭打碗,惊动侯爷,将
我副爷推下问斩。我家侯爷传出话来,命你们或老或少一人,进席棚答话。
或是你去她不去,她去你不去呢,作速一点,麻利一点,我副爷还在受罪
着呢,这把人牙气成骨头的咧!
赵景棠: 婆婆醒得,
朱 母: 媳妇讲说什么?
赵景棠: 咱们闯下祸了!
朱 母: 闯下什么祸了?
赵景棠: 是你放饭不用,抓住碑碣啼哭,惊动侯爷,侯爷传出话来,命我婆媳或老
或少一人进席棚答话。婆婆说是你去!
朱 母: 哎!你看为娘耳聋眼花,听也听不着,看也看不准,媳妇还是你去。
赵景棠: 啊是!
四 卒: 威!(赵欲进又退出)
赵景棠: 婆婆,媳妇我胆怕得要紧。
朱 母: 哎!你乃是都堂之女,秀才的娘子,怎么就这样懦弱,你大胆进得席棚回
话,侯爷不难为我娃还则罢了,倘若难为我娃,你在里边声放高些,为娘
豁出这条老命不要,我和他拼在一处。
巡 风: 嗯!给我侯爷还中人命呀!
赵景棠: 哦!说是罢罢罢!贫妇人告进。参见侯爷。(二人见面同惊)
登、棠: (同时)哎嘿呀!观见这一妇人(侯爷)好象我妻赵景棠(奴夫朱春缝)。
婶娘言道她(他)已死故,哪有死而复生之理,哎呔!我可莫说妻(夫)呀
妻(夫),莫非为夫(妻)梦想着你,哎!待我上前问过!
四 卒: 威!
[二人相看,朱坐,赵跪。
赵景棠: 参见侯爷。
中 军: 呔!(指赵)
朱春登: 嗯!
中 军: 侯爷请来问话!
朱春登: 尔何必发忙,这一妇人,
赵景棠: 有!
朱春登: 你看我手下人等,哪个难为与你,你对侯爷讲说一遍,侯爷我好处治他
们与你出气。
赵景棠: 你们手下人一个一个吗……
巡 风: 我给你可端饭来,良心要紧。
赵景棠: 并不曾难为贫妇人。
中 军: 侯爷你听如何?
朱春登: 哼哼哼,尔的好造化!来!
四 卒: 有!
朱春登: 将中军松绑。
中 军: 谢过侯爷。
朱春登: 下去!
巡 风: 副爷把刀带上。
中 军: 哼!
巡 风: 你老是发脾气。
朱春登: 这一妇人!我来问你,你是自幼儿乞食,还是半路中讨要。
赵景棠: 贫妇人我是半路中讨要。
朱春登: 因何半路中讨要,对侯爷讲说一遍,侯爷我好周济与你。
赵景棠: 侯爷容禀了!
(唱)赵景棠跪席棚心惊胆战,
四 卒: 威!
朱春登: 两旁退下。
[众下。朱看两旁,坐。
朱春登: 这一妇人,你看我们手下人尽都走去,不要胆怕,对侯爷慢慢地讲来!
赵景棠: 啊!侯爷呀!
(唱)尊侯爷坐上边细听民言。
朱春登: 家住哪里?
赵景棠: (唱)家住在山东省石荷小县,
朱春登: 怎么说你也是山东省石荷县人氏?
赵景棠: 正是的!
朱春登: 住城住乡?
赵景棠: 侯爷呀!
(唱)南门外朱家庄有我家园。
朱春登: 你父何名?
赵景棠: (唱)我的父赵都堂身为官宦,
朱春登: 怎么说你父还做过都堂?
赵景棠: 正是!
朱春登: 我来问你,你父既是都堂,你就该投奔娘屋,为何落在乞讨之中?
赵景棠: 侯爷请听!
(唱)夫从军爹告老离了朝班。
卧病床难医治又把命断,
遇天灾将家业一火烧完。
想投亲无依靠忍受贫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