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腔戏曲大全-秦腔视频-秦腔下载-秦腔商芳会

《斩秦英》全本唱词

2013-05-26 18:00 来源: 秦腔戏曲网 浏览: 我要评论 字号:

摘要: 《斩秦英》 人   物 唐  王    (须  生)       皇  后    (老  旦) 詹  妃    (小  旦)       皇  姑    (正  旦) 秦  英    (小  净)       四内侍    (杂  角) 四校尉    (杂 ...


斩秦英

人   物斩秦英

唐  王    (须  生)       皇  后    (老  旦)
詹  妃    (小  旦)       皇  姑    (正  旦)
秦  英    (小  净)       四内侍    (杂  角)
四校尉    (杂  角)
[幕启,唐王内声喊“哎啊”起板;
音乐声中四内侍引唐王款步上场。
唐  王:(唱欢音慢板)
我父王有道坐长安,风调雨顺太平年。
马放荒山吃野草,(上板)枪刀入库民安然。
想从前杨广儿做事短见,他要和老王把棋玩。
玩棋中间变了脸,口儿里放出不逊言。
一霎时斗恼老王爷,迎面打贼一棋盘。
我父王上殿揭贼短,君戏臣妻理不端。
杨广巧言来遮辩,言说父王谋江山。
文帝爷家龙耳软,把我举家贬太原。
杨广贼子太凶险,领兵追杀临潼山。
那时节老王有识见,差来四将保家眷。
马三保来段志贤,刘洪基相交殷开山。
他四人把定金刚庙,老王爷单身闯下山。
直杀的头上盔缨都不见,直杀的金甲铠损坏连环。
老王的宝刀砍两段,乌骓马倒退难进前。
多亏闪上秦门好汉,才搭救举家回太原。
文帝爷家把驾晏,杨广贼子来专权。
扬州设下琼花宴,文武保驾离长安。
乱棍打死隋炀帝,众文武保我父王坐金銮。
天不幸父王龙老血衰把驾晏,文武臣扶孤坐长安。
红旗山上把景玩,盖苏文领兵到阵前。
淤泥河里王有难,立逼寡人要江山。
王扯下袍幅当文卷,口咬中指当笔尖。
为王正在焦急处,哗啦啦闪上将一员。
直杀得苏文爬山窜,才保为王回朝班。
张士贵奸贼实大胆,把将军功劳齐昧完。
大功劳昧了七十二,小功劳一概记不全。
敬德月下去访贤,才把这白袍将军带回还。
王封他平辽国公官非浅,他与寡人保江山。
莫里沙贼造了反,秦驸马领兵征番蛮。
去了日久不见还,倒叫寡人把心担。
莫不是驸马有大难?莫不是为王失江山?
闷悠悠打坐在金銮宝殿,常随官看御酒解王心烦。
[詹妃内喊“哎”,起“尖板”。
詹  妃:(内唱尖板)可恼秦英好大胆,(上场介)
(接唱尖板)打死我父丧黄泉。
举步撩衣上金殿!(嘹子)
(白)罢了万岁,万岁!哎,万岁啊!(跪地)
唐  王:  爱姬如何得成这般光景?
詹  妃:  秦英打死我父,万岁快与妾妃做主吧!
唐  王:  哦,竟有这等事!爱姬平身。
詹  妃:  万岁恩宽。
唐  王:  常随看坐。
詹  妃:  谢坐。
唐  王:  啊!好一秦英这就不是,从前打死陈平,
寡人一概不究,如今又打死掌朝太师,如何容得?
常随!
内  侍:  奴婢在。
唐  王:  宣你家御皇姑绑子上殿!
内  侍:  万岁旨下,御皇姑绑子上殿!
皇  姑: (内白)接旨。
(内唱尖板)秦王府绑烈子泪如雨洒,
(内白)校尉们!(校尉应声“有!”)押上走!
(校尉应声“啊!”皇姑同校尉押秦英上场)哎,奴才!
(转唱塌板)骂一声小秦英多事冤家。
儿爷爷临潼山救王大驾,因此上一家人才享荣华。
恨西地莫里少欺压圣驾,
(转唱二六板)打来了连环表要夺中华。
詹太师上殿去拿本谏下,儿的父领人马前去征伐。
明知晓你奴才任性气大,因此上才将你小房锁押。
戴囚墩也不过将儿嚇吓,谁是你小奴才扭锁犯法。
领家人出府门私自玩耍,打死了詹太师命染黄沙。
他女儿坐西宫陪王伴驾,满朝中文武臣谁不怕他!
秦  英:(夹白)  儿不怕他!
皇  姑:  哎,奴才呀!
(接唱二六板)小奴才你一死能值多大,
连累了为娘我也犯王法。
秦  英:  哎,母亲!(唱七锤带板)
母亲不必栖惶掉,听儿把话说根苗。
儿在花园把鱼钓,太师老贼道锣敲。
惊动了鲤鱼不上钓,气得你儿火性焦。
上前去把老贼的腿掰了,细思想打死他不犯律条!
皇  姑: (唱七锤带板)
小奴才讲此话胆比天大,为一条鲤鱼儿将人打杀。
(白)儿呀,你不怕死!
秦  英:  儿我不怕死!
皇  姑:  哎,嗨嗨!我把你不怕死的奴才!
(转唱双锤板)不怕死话儿再休讲,儿的父未曾在朝廊。
娘绑冤家把殿上,儿跪在殿角里你两泪汪汪。
儿外爷看在娘份上,必留下我儿性命保无伤。
儿外爷不看娘份上,午时三刻刀下亡。
(转唱带板)刀斧手押奴才去把殿上,
(白)校殿们!(应声“有”)押上走!
(转唱双锤板)看一看儿外爷怎把旨发?
儿外爷坐龙位开金口咬银牙或是杀或是赦?
(夹白)秦英儿呀!哎,嗨嗨,娘的冤家!
(接唱)看一看你奴才的运气造化。
银屏女上殿来参拜父驾,殿角里儿绑来不肖的冤家。
(白)孩儿银屏,参见父王。
唐  王:  下跪我儿银屏,你可知罪否?
皇  姑:  孩儿知罪,不知法犯何律?
唐  王:  嗯!你儿打死掌朝太师,何言不知法犯何律?
皇  姑:  孩儿正为此事,将冤家绑上殿来,任凭父王发落。
唐  王:  我儿果称孝道,皇儿平身。
皇  姑:  父王龙恩。
唐  王:  常随看坐。
皇  姑:  谢坐。(将朝笏放桌上)
唐  王:  校尉们!
校  尉:  啊!
唐  王:  将秦英押上殿来!
[四校尉押秦英转门上殿,秦英跪介。
秦  英:  啊,孩儿秦英参见外爷。
唐  王:  下跪儿是秦英?
秦  英:  是孩儿。
唐  王    唗!好一胆大的秦英,从前打死陈平,
寡人一概不究,如今又打死掌朝太师,孤本该———
皇  姑  詹  妃 :(各怀心思地同哭白)哎,苦啊!
唐  王 : 推下砍了!(四校尉将秦英悬空平横举起)
皇  姑:  啊!罢了秦英!哎!娘的儿!哎!儿呀哪!
秦  英:  啊!罢了母亲!哎! 母亲! 哎!母亲哪!
秦  英:  我的妈呀!
[四校尉将秦英抬起押下;皇姑三看,跑至下场口。
皇  姑:  刀下留人!
(唱尖板)刀斧手莫要杀来莫要斩,我还要上殿拿本参。
当殿施礼莫久站,后宫院忙把龙母搬。(下场)
[皇后内喊“哎”,接起“尖板”。
皇  后:(内唱尖板)皇儿对我一声禀,
〔皇姑搀皇后,同上场介。
(接唱尖板)不由本后吃大惊。
金銮殿上忙跪定,见了万岁拿本升。
(白)妻妃参见万岁。
唐  王:  梓童、皇儿平身。
皇  后:  万岁恩宽!
皇  姑:  父王。
唐  王:  常随,快与你国母看坐。
皇  后:  谢坐。
詹  妃:  参见皇姐。
皇  后:  不肖。
詹  妃:  不肖就不肖。
皇  姑:  参见姨娘。
詹  妃:  哎嘻。
皇  姑:  你倒罢了。
唐  王:  梓童上殿为何?
皇  后:  秦英身犯何罪,推出午门问斩?
唐  王:  梓童哪知,只因秦英打死掌朝太师,因而推出午门问斩。
皇  后:  万岁要斩秦英,妻妃有本奏上。
唐  王:  长话短叙了。
皇  后:  哎,万岁你听!
(唱欢音二倒板)万岁莫把秦英斩,
(转唱慢板)妻妃还有不尽言。
曾不记老王离长安,(转二六板)杨广兵围临潼山。
那时节不是秦好汉,想回太原难上难。
莫里沙越律造了反,秦驸马领兵去征番。
秦英虽然把法犯,念起是秦门后代男。
只宜赦来不宜斩,莫要绝秦门这根源。
唐  王:  哎,梓童呀!
(唱欢音二六板)梓童讲话见识浅,寡人把话对你言。
打死了陈平本该斩,那时节饶他活命还。
小奴才又把法来犯,这一次定斩不容宽。
〔皇后急忙用手示意女儿,去哀求父王。
皇  姑:  哎、哎、哎!
(唱二六板)我龙母上殿去拿本参谏,我父王龙位里全不改言。
银屏女上殿来把父参见,叫父王龙位里细听心间。
曾不记光武那一年,姚马两家各争先。
姚刚大街去夸官,打死太师丧黄泉。
姚期绑子上金殿,汉王爷不斩亲封官。
叫父王你把先朝看,你念起秦门里一个儿男。
詹  妃:  哎、哎、哎!
(唱二六板)詹贵妃在殿角偷眼观看,
她母女上殿去同拿本参。
我有心将此事丢手不管,难道说杀父仇白白算完?
我这里走上前拿本参见,
皇  后:  嗯!你是甚等之人,焉能上殿动本?
唐  王:  嗯!好一梓童这就不是,你母女二人上得殿来,
这个一本,那个一本,难道说就无有寡人爱姬
奏的本章吗?爱姬上来!
詹  妃:  万岁。
唐  王:  有寡人与你做主,三本、五本,尽管奏来。
皇  后:  皇儿上来!
皇  姑:  龙母。
皇  后:  有为娘与你做主,十本、八本,尽管奏来。
唐  王:  你奏你的!(面对詹妃)
皇  后:  你奏你的!(面对皇姑)
唐  王:  你坐了些!(面对皇后)
皇  后:  你坐了些!(面对唐王)
唐  王:  哎,你坐你的!(面对皇后)
皇  后:  哎,你坐你的!(面对唐王)
詹  妃:  哎!
(唱二六板)叫万岁龙位里细听心间。
假若你还不把秦英问斩,妾今日落了发去入尼庵。
唐  王:  噢!爱姬、皇儿,平身
(唱二倒板)这件事叫寡人难以折辩,
皇  姑:  (唱哭腔)娘的儿!
詹  妃:  (唱哭腔)老爹爹!
詹  妃:  (同拉腔)老爹爹!
皇  姑:  (同拉腔)娘的儿!
詹  妃:  (同白)罢了老爹爹!(同哭)哎爹爹!
皇  姑:  (同白)罢了娘的儿!(同哭)哎儿呀!
唐  王:  (转唱苦音塌板)娘哭儿女哭父王好惨伤。
恨西地莫里沙小儿反上,打来了连环表要夺家邦。
詹太师上殿拿本奏上,驸奏附马挂了帅前去安壤。
小奴才出府门太得狂妄,打死了詹太师该把命偿。
王本该传旨意斩了少将——
皇  姑:  (唱哭腔)娘的儿!
詹  妃:  (唱哭腔)老爹爹!
皇  后:  (唱哭腔)御外孙!
唐  王:  (唱哭腔)詹太师!
皇  姑:  (四人同拉腔)娘的儿!
詹  妃:  (四人同拉腔)老爹爹!
皇  后:  (四人同拉腔)御外孙!
唐  王:  (四人同拉腔)詹太师!
皇  姑:  (同白)罢了娘的儿!(同哭)哎儿呀!
詹  妃:  (同白)罢了老爹爹!(同哭)哎爹爹!
皇  后:  (同白)罢了御外孙!(同哭)哎孙儿!
唐  王:  (同白)罢了詹太师!(同哭)哎太师!
唐  王:  哎!
(接唱)儿秦门只守着一个儿郎。
王有心传旨意赦了少将,
詹  妃:  (唱哭腔)老爹爹!
皇  姑:  (唱哭腔)娘的儿!
唐  王:  (唱哭腔)皇国丈!
皇  后:  (唱哭腔)小秦英!
詹  妃:  (四人同拉腔)老爹爹!
皇  姑:  (四人同拉腔)娘的儿!
唐  王:  (四人同拉腔)皇国丈!
皇  后:  (四人同拉腔)小秦英!
詹  妃:  (同白)罢了老爹爹!(同哭)哎爹爹!
皇  姑:  (同白)罢了娘的儿!(同哭)哎儿呀!
唐  王:  (同白)罢了皇国丈!(同哭)哎岳丈!
皇  后:  (同白)罢了小秦英!(同哭)哎孙儿!
唐  王:  (转唱二六板)詹爱姬哭她父为王惨伤。
忽然间有一计从心涌上,叫皇儿近前来父女商量。
当殿上父赐你皇封御酿,上前去哀告你詹氏姨娘。
你姨娘开了恩父把旨降,法标上解下来秦门儿郎。
皇  姑:  哎,哎!
(唱二六板)我父王龙位里他把旨降,银屏女背过身自己思量。
叫龙母你且来儿有话讲,你的儿言共语细诉衷肠。
儿本是金枝女龙母恩养,我岂肯把詹妃口称姨娘!
皇  后:  哎,儿呀!(唱欢音二六板)
我的儿你不必这样来诽,听为娘把言语细说端详。
虽然是昭阳院为娘执掌,她也在西宫院陪伴君王。
慢说是打死了国老皇丈,即就是庶民人应把命偿。
父有旨娘有命怎敢违抗,为姣儿届膝跪这有何妨?
上前去呼姨娘好话多讲,千万间为的是秦门儿郎。
皇  姑: 龙母归位了!(唱苦音二六板)
父有旨娘有命不敢违抗,为我儿把詹妃口称姨娘。
常随官捧御酒金殿以上,
[常随端酒盘,银屏接酒盘,在音乐节奏中走至詹妃侧旁,
用臂肘撞一下詹妃,将酒递与詹妃面前,詹妃推开不理;
银屏羞愧难当,赶忙退回,向龙母表示不去送酒;
皇后示意女儿应该给詹妃跪地敬酒,银屏更不愿去;
皇后欲动手打女儿,银屏仍执意不去;皇后无奈示意
自己要去跪地求赦,银屏赶忙拦挡表示愿去;
银屏二次上前走至詹妃身边,欲开口呼“姨娘”而夯
口呼不出,无奈鼓足勇气慢慢地开口呼叫“姨娘”。
皇  姑:(白)哎,我的姨、姨、姨娘呀!
(执酒盘双膝跪倒詹妃面介)
(接唱慢二六板)双膝跪叫了声詹氏姨娘。
叫姨娘莫烦恼容儿话讲,一桩桩一件件娘听心上。
我先祖名秦琼东杀西荡,他在那临潼山救过老王。
千秋岭镫打了石雷上将,米粮川他救过二主秦王。
主封他护国公同把荣享,因此上秦驸马招为东床。
恨西地莫里沙越律犯上,打来了连环表要夺家邦。
太师爷上殿去拿本奏上,才命那秦驸马领兵沙场。
明知晓小奴才性情莽撞,因此上戴囚墩锁在小房。
秦府门限有那三尺御壤,文下轿武下马奔走一场。
太师爷轿子到道锣敲响,小奴才出府去祸起萧墙。
但不知他爷孙怎样争嚷,可怜把年迈人气呕身亡。
小奴才做此事实在鲁莽,还怪我平日里教子无方。
秦英年幼性倔强,惹事生非太张狂。
打死人命把祸闯,论起国法该抵偿。
求姨娘抬贵手天恩浩荡,人既死亦不能转世还阳。
儿情愿把太师金鼎御葬,金水桥修盖下一座祠堂。
在里面塑上了太师爷的影容像,我母子早烧香晚叩头三拜不忘。
纵然间你斩了秦门少将,是何人与我父保立家邦?
我龙母有一日年老命丧,把姨娘扶皇太万寿无疆。
叫姨娘手压胸何不思想,哭煞你痛煞儿两有损伤。
假若还你不把秦英赦放,儿情愿跪死在你的身旁。
詹  妃:  哎哎!(唱二六板)
见皇儿跪倒地泪流两行,即就是铁石人也要痛伤。
想昔日有一个姚期子匡,所生下第三子名叫姚刚。
姚老将随光武曾把业创,东西杀南北剿保定刘王。
征南蛮被围困军阵以上,小姚刚一杆枪救父还乡。
汉天子他一见龙心大爽,当殿上封王位又赐琼浆。
郭太师在一旁拿本秦上,他言道哪有个父子双王?
怒恼了小姚刚把祸来闯,剑劈了郭太师一命身亡。
郭娘娘怒冲冲将本动上,要刘王斩小将以命抵偿。
汉光武不忍心斩却少将,死罪免活难免发奔边疆。
郭娘娘在宫院设下魔障,灌醉了光武帝斩了忠良。
酒醒后斩郭妃安慰众将,把一场天大祸就此收场。
斩秦英必重蹈郭妃事样,恐难免到后来性命有伤。
转面来把皇儿一声高唱,听姨娘言共语细说端祥。
自古道哪有个小而反上,打我父分明是欺压姨娘。
若不是看在了儿父面上,我定要杀奴才来把命偿。
罢罢罢接御酒金殿以上,老爹爹魂灵儿早归天堂。
手拖上贤公主忙把殿上,叫万岁龙位里细听心间。
午门外你赦了秦门少将,留秦英与万岁保立家邦。
唐  王:  咦呔!噢,哈哈哈哈!(笑介)
(唱欢音七锤带板)好一个詹爱姬不把罪降,
拨散了满天云方见日光。
将圣旨忙传在午门以上,法标上解下来朕外孙郎。
(念)寡人当殿出赦条,(提笔写交皇后介)
皇  后:(念)搭救秦门小根苗。
皇  姑:(念)看来还是姨娘好,
詹  妃:(念)可怜我父归阴曹。(哭介)
皇  姑: 姨娘莫要伤心,内宫设宴,好与姨娘压惊。
詹  妃: 请!
〔起唢呐尾声;唐王、皇后下场;
皇姑搀扶詹妃下场;幕徐落。

——剧  终
(男子汉板胡根据平凉市秦腔自乐班演唱本整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