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腔戏曲大全-秦腔视频-秦腔下载-秦腔商芳会

千里走单骑只为秦腔(图)

2013-09-17 09:21 来源: 秦腔戏曲网 浏览: 我要评论 字号:

摘要: 清水拓野(右)和刘彭涛(左)采访谢艳春(中) (资料图片) 20年前他迷上秦腔,10年前他自费开办了一个网站,推介这个在日本几乎无人知晓的地方戏曲。10年来,他每年都有两到三次独自跨过海峡、奔赴千里之外的遥远古都,寻访他能找到的所有秦腔界人士,写下厚厚的采访笔...

秦腔清水拓野(右)和刘彭涛(左)采访谢艳春(中) (资料图片)

20年前他迷上秦腔,10年前他自费开办了一个网站,推介这个在日本几乎无人知晓的地方戏曲。10年来,他每年都有两到三次独自跨过海峡、奔赴千里之外的遥远古都,寻访他能找到的所有秦腔界人士,写下厚厚的采访笔记。

这是一个外国人的千里走单骑,他一路护送的,是自己的秦腔梦想。

过三关

日本神户女学院大学老师清水拓野今年42岁,与记者交谈时操着一口流利的汉语,礼貌而严谨。说起自己对秦腔执著的热爱,他似乎也无法解释,只能说“我算是跟秦腔结婚了。”

清水与秦腔的“缘分”开始于20年前—1992年,陕西省戏曲研究院受邀前往日本京都市演出,当时带去的曲目是讲述秦始皇的《千古一帝》。“那时候实在是太震撼了!秦始皇、兵马俑的故事日本人很熟悉,所以剧情并不陌生,但秦腔给我的感觉是那么的神秘。”想要更多了解秦腔的念头,从此在清水心里扎下了根。

2000年,清水来到陕师大开始两年的留学生活。能够踏足秦腔的故乡让他无比欣喜,“我在易俗社看了很多传统戏,比如《三滴血》等等,三国的故事日本人都听过,所以这些内容的戏看起来非常熟悉。陕西省戏曲研究院的新编现代戏我也看了很多,像《郭秀明》。”近距离的接触,让清水对秦腔的喜爱越来越按捺不住。“秦腔的动作、表演很复杂很讲究,演员要学习很多年。”坐在记者对面,清水一字一顿地念出了戏曲中常讲的一句话,“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而由于所学的专业是文化人类学,所以清水对秦腔的关注很快从一般性的观看、了解,转向了艺术教学、系统传承方面的专业研究。

但看秦腔是一回事,研究秦腔却是另外一回事。彼时的清水已经学习汉语近10年了,可是许多秦腔老艺人说的都是一口陕西话,不过方言这一关很难与他们交流。而对秦腔界和专业知识的了解则是另外一关,“开始做采访很困难,我都不认识什么朋友,也不知道该问什么问题。”同时由于研究、采访完全是自费,经济压力成为清水必须面对的第三关。

但这三道关,都没能拦住清水不远千里追寻秦腔的脚步。

访群将

即使困难重重,清水的旅程也已开始。

两年的留学结束后,清水回到了日本,很快于2003年5月25日办起了网站—西安表演艺术网。“回国以后我发现日本没有介绍秦腔的网站,只有介绍京剧的。我就把自己那两年搜集到的资料、照片放到网上,用日语、汉语和英语三种语言同时播发。”随后的10年间,清水一有空就跨越海峡飞来西安,为自己的网站搜集最新内容。“因为我是大学老师,所以每年假期我都到西安来,每次都要待上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清水清楚地记得10年里自己往返于日本和西安之间的次数,“31次,算上今年的”,他肯定地告诉记者。

“不是在采访,就是在去采访的路上;不是在看秦腔,就是在去看秦腔的路上;不是在买秦腔书籍,就是在去买书的路上。”这句话几乎可以概括清水的31次西安之行。出于学者的严谨,清水保留着10年里采访过的每一位专家的名片,如今他那个老式的名片夹已经装得满满的,变成厚厚的一摞,记录了清水31次西安之行的忙碌—起早摸黑地联系专家、走访学校、搜集资料,紧急采访几乎随时会有—“去之前我不知道会采访到谁,不知道能联系到谁,而且针对秦腔界的演员、编剧、导演、评论家,我需要做不同的采访准备,有些老师采访一次根本不够。”

10年来清水总共采访过200多位秦腔界人士,有的专家他甚至采访过十几次。“有些我采访过的老师,现在已经过世了,有些我走访过的学校、培训班,现在已经停办了。”这个日本青年学者,在10年间踏踏实实的感知、记录着秦腔的起起伏伏。

古城会

2013年的9月,西安已经立秋,但酷热不减。

这已经是清水第31次踏上孕育秦腔的土地,当年难倒他的三关,如今已有所变化。现在他已经能够听懂陕西话,但是一提到说,他无奈地用陕西话说,“陕西话太难咧!”这是他会说的为数不多的陕西话之一。同时他对秦腔的了解也与日俱增,2008年,清水再次来到陕西省戏曲研究院小梅花艺术团培训班采访,有位老师告诉他,“你现在的问题比几年前尖锐多了,我感觉你已经进来了,像个秦腔界的人了。”这句赞赏让清水激动得一晚上都没睡好。

可经济压力依然结结实实地横在清水面前,“我最爱吃的羊肉泡馍,以前10元一碗,现在要28元了!”身在异国,清水差不多一睁眼一抬腿都会有支出,为了应付这笔开支,清水从几年前开始就在神户周边的4所大学里做起了兼职老师。往返于这些大学之间,时间最短的需要一个半小时,时间长的需要5个小时,可清水不仅坚持下来了,而且还坚持得很开心,“我可以给更多日本人介绍秦腔啊,我还给这些学校的图书馆捐赠了秦腔的书籍。”

如今的清水,已经成了秦腔的“圈内人”。这次来到西安,他就带来了自己关于秦腔艺术教育30万字的研究专著,“之前我已经发表了15篇研究专著,大概50万字,现在这本很快就要在日本出版了,我还会继续出第二本、第三本的。”而他10年来坚持支撑的网站“西安表演艺术网”,也被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了解,但是他们更习惯称它为—日本“中国秦腔网”,这是因为西安也有个“中国秦腔网”,而这两家网站已经进行了长达10年的合作。

采访中记者见到了这两家“中国秦腔网”的站长,清瘦严谨的清水,还有朴实热情的刘彭涛。“到今年9月12日,我们两家网站刚好合作了整整10年。”刘彭涛说,“每次清水来西安,我都陪着他看戏,帮他介绍专家,我在网站上更新的资料,清水都可以翻译使用或者进行链接。他的网站对秦腔的介绍很全,尤其在学生的训练、教育传承方面做得很细致。”给这位合作10年的日本伙伴,刘彭涛做了这样的评价,“他很执著。”听到这句话,清水转头望向刘彭涛,咧嘴笑开了。

采访的最后,清水谈起了自己的梦想,“我想带秦腔去日本演出,像1992年那次一样,让更多日本人现场感受秦腔,像我一样喜爱他。”

本文来源:西安日报  作者:肖雪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