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腔戏曲大全-秦腔视频-秦腔下载-秦腔商芳会

秦腔《花儿声声》是西部风情与人性的深度表达

2013-11-20 10:06 来源: 秦腔戏曲网 浏览: 我要评论 字号:

摘要: 西部风情与人性的深度表达,是秦腔《花儿声声》的题旨。说“风情”是指该戏大量的,从始至终地运用宁夏人民脍炙人口、喜闻乐见的“花儿”的原生态的演唱,说“人性”是指该戏对西北婆娘和汉子们的朴实和善良的深情揭示。 《花儿声声》的最初原型源于1994年大连市话剧团的现代...

秦腔花儿声声西部风情与人性的深度表达,是秦腔《花儿声声》的题旨。说“风情”是指该戏大量的,从始至终地运用宁夏人民脍炙人口、喜闻乐见的“花儿”的原生态的演唱,说“人性”是指该戏对西北婆娘和汉子们的朴实和善良的深情揭示。

《花儿声声》的最初原型源于1994年大连市话剧团的现代话剧《勾魂唢呐》,它是一出独角戏,表现了一个农村妇女在不同历史时期的命运变化。2011年春,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秦腔剧团对该剧进行重新改编。2012年后,银川市秦腔剧团在此基础上,对其又进行了深度的加工打造。

秦腔《花儿声声》的女主人公杏花,是六盘山有名的“花儿王”,家住马莲沟,她喜欢唱“花儿”,并与好唱“花儿”的西北汉子老五结成连理。陕甘宁边区土改,杏花和老五分到了土地,他们喜出望外,做梦都没想到有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老五把全身心都投入到土地上,疏远了与妻子的感情。这时,由县里来了一个戴眼镜的水利技术员,帮助马莲沟打井,杏花喜欢上了这位有知识且仪表堂堂的“眼镜”。然而,马莲沟的土地干旱仍然没有解决,生产队打了很长时间的井,终不见冒出水来。后来,老五打井坍塌,“眼镜”奋不顾身地下井去救老五,两人都丧生井下。两人死后,杏花无限思念,政府要搬迁,离开这块艰苦的不宜人居的恶劣环境,杏花坚决不搬,成了马莲沟的“钉子户”,因为老五、眼镜的两座坟“一个在山谷,一个在山沟”。但是搬迁毕竟对杏花和村民们的生产和生活有利,最终杏花坐上了拖拉机,踏上了搬家的路程,她内心深处所牵挂的,都解决了,她对老五、眼镜的感情,将被带到新家。

这出戏从编剧来讲,故事很完整,淡化冲突而张扬人性。杏花是一个朴实、善良、热情又内心极其丰富的女人,“花儿”是她的爱、是她的命;老五和“眼镜”也是她的爱,她的命。剧作比较深刻地挖掘了杏花的热烈、深沉、执着、坦诚的人性,刻画了西北农村极为普通却又非常高尚的妇女形象。导演很有匠心,张曼君寻找和捕捉到了很恰当的舞台样式感,既写实又浪漫。几段舞蹈设计运用得富于韵律感,例如一开场,群众搬家舞蹈,点明此戏的背景是搬迁。第二场“这是我的土”的一群农民的粗犷舞蹈,尽显西北汉子的豪情,接下来的接雨舞,展现了农民对水的渴望和期盼。整个戏在群舞之外,还有双人舞。例如杏花让眼镜把留给老五的一碗水给喝了,老五和眼镜的抢碗舞。

柳萍饰演杏花从青年到老年的一生,每个年龄段都很形象而真实,年青杏花的爽朗、火爆,老年杏花的深沉、恋旧,柳萍运用音乐唱腔和肢体语言表现得很生动,并且富于感染力。她对眼镜说:“我改造你”“我教育你”,其实杏花是懵懵懂懂的并不了解其中的政治含义,柳萍表演得越认真,杏花这个人物就越可爱。柳萍通过她的内在的、深刻的和灵动的表演,以及多年舞台经验的丰富积累,把青年杏花、老年杏花刻画和塑造得火辣、奔放、可爱。饰演老五的李小雄,饰演“眼镜”的张涛,演人物质朴、本色。音乐把宁夏“花儿”的旋律和秦腔韵紧密地结合起来,使之优美动听,赏心悦目。舞美突显了六盘山干旱的特质:一堆黄土背后的几棵枯树,树丫杈上又有一两个乌鸦巢,形成“老树昏鸦”的画面。灯光外围的大环境比较幽暗,一是表现“文革”时期极“左”路线对人的扼杀;二是表现马连沟缺水,没有水就没有生机。但转盘小环境灯光明亮,表现人们在那块小天地里生活着,表现他们的苦辣酸甜。

总之,秦腔《花儿声声》是近年来创作的一部鲜艳的“花儿”,它在社会变迁和人物命运的挖掘上,有着独特的艺术个性,是一出难得的好戏。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 薛若琳)

原标题:秦腔《花儿声声》:花儿是情韵花儿是心声

 

返回顶部